【信報】教協為什麼啟動罷課不罷教

因應最近嚴峻形勢,警方向示威市民施放大量胡椒噴劑、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等,教協宣布啟動罷課。香港的「罷課」與外國的不同,實際上不是一般的「罷課」;自1973年以來,每一次都強調「罷課不『罷教』」,師生仍要回校,仍然有教和學,只是擺脫平日的教學內容,改為關注某一個重大的社會議題而已。我完全明白,臨時安排全新的教學內容並不簡單,相信校長和老師們一定為此忙得不得了。警方拒絕議員溝通我們收到逾千位老師在短短一兩日間要求教協號召罷課。但坦白說,做校長和老師的,誰想罷課!罷課完全是倒行逆施的政府逼出來的!修訂《逃犯條例》固然激起了上星期日(6月9日)百萬市民上街反對,但更令人反感的是政府無視民意,竟在遊行結束後馬上宣布照常審議法案,簡直是與民為敵,視民意如糞土!然後,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星期二(6月11日)突然宣布加快審議法案,把本來最少要3至4個星期才完成審議的法案,用天天加會的方式,趕在下周四投票,明目張膽配合政府行為!當多數社會領袖呼籲至少應該暫緩立法的時候,當權者的回應方式竟然是加快!我們更憤怒了,本來計劃把罷課的日期提早到下周初,那學校仍有好幾天時間籌備。然後,是前天(6月12日),催淚彈、橡膠彈、布袋彈橫飛,警棍亂舞,如同5年前的9月28日的87枚催淚彈一樣,令我們不得不宣布馬上罷課。直到如今,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林鄭月娥那麼堅持修改一條法例,即使各界反對、百萬人遊行也在所不顧,還要強行並且加速通過?我更不明白,6月12日,警察何以要如此粗暴對付年輕人?我向來是尊重警方的,這一天,我親歷了刺眼的催淚煙,目睹了整體相當和平的示威群眾如何被追打,還看過無數由市民攝製的短片,重傷的明顯大部分都是市民。香港應該是第一次有被槍傷的示威群眾,其中一位受傷者是我們的會員老師,還有某傳媒機構的採訪車司機受重傷一度瀕危……他們就是政府口口聲聲的暴徒嗎?還有,我們議員過去會在警方和示威者之間居中調停,希望避免誤解,減少傷亡,警方一向對我們也很尊重。不過,今次也變了,我和張超雄、莫乃光兩位議員星期三晚上在金鐘道現場嘗試與警方負責人溝通,警方負責人不僅拒絕溝通,還馬上轉身離去。不久之後,警方就向群眾進攻,連我們幾位也要與群眾一起奔逃!年輕人創造小奇蹟我感到心寒,為什麼不肯作出事先溝通和警告呢?為什麼不願意讓人群和平散去,非得要打人不可呢?試問,這怎能改善市民對警方的印象呢?而且,把輕微的衝擊定性為超嚴重的「暴動」罪,務必把一腔熱誠的年輕人打入十八層地獄,又是一種什麼心腸呢?這一晚,香港的燈飾依然璀璨,香港卻一下子變得陌生了……罷課,未必可以改變什麼,但至少是分清是非黑白,喊出強烈的呼聲!有一些朋友誤以為教協宣布罷課,是推學生到危險前線;其實剛好相反,罷課是把學生留在安全的校園,在校園也可以表達他們對事件的看法。昨天,我也參考了一些校長的意見,特意一再呼籲所有師生都要注意人身安全,尤其是未成年的中學生應避免到危險地段,應該回校和留在安全地點。我們也一再呼籲,希望所有參加者都抱持和平、理性、堅定的態度。經歷了這幾天,我看到了黑暗,但也看到光明。6月9日的100萬市民震撼了全世界!6月12日早上的金鐘則是數以千計的熱切的年輕人,非常和平,非常有禮,非常有創意;是他們的團結,創造了暫時延遲法案審議的小奇蹟!當然,我還是希望大家堅持和平的方法,這是團結社會的重要原則。我明白長時間的等待是不容易的,不過當一部分人在某個時刻按捺不住,開始使用較為激烈做法的時候,就會授人以柄,被狡猾的對手拿來做鎮壓的藉口,轉移社會的注意力,得不償失啊!老師們,你也不妨與同學分享、討論這些觀點。...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又來一次移民潮

最近不少朋友碰頭時就在談論移民的事,不少人不只談,而且已經付諸行動,台灣、英國、加拿大、歐盟……哪一個地方好,哪一個地方移民容易,不少人已經探聽得一清二楚。移民潮對於香港人絕非新鮮事,大多數香港人都是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從大陸不同地方逃到香港的,不少是逃避戰亂,或因政權易手,成為了第一代香港人。到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出現了第一波向外的移民潮。因為主權回歸與六四事件,第二代香港人為保安全,不少人移民外地,又或者把家人安置在外,自己則留在香港工作,俗稱「太空人」。不少事業有成的香港人遠走他方,人才大出血。過去二十年間,移民不絕如縷,但是這第二波採用了新形式:移民幼齡化,或「讀書移民」。不少人繼續在香港謀生,卻把年幼的子女送到外國讀書,這些青少年在適應了彼邦的生活方式後,往往便去如黃鶴,不再回來了。這十幾年,生育率不斷下降,整體社會老齡化,而年輕一代則不斷流失,可謂雪上加霜。移民幼齡化,家庭也付出沉重的代價。撇開金錢不計,親情的代價也是不輕的,有些幼齡子女到外國生活,離鄉別井,在最需要家庭溫暖的時候享用不到家庭溫暖,關係丟淡了,到了長大之後,習慣了獨來獨往,親情也就變得疏遠。至於唸國際學校,英文比中文好,普通話比粵語好,兩代之間出現文化斷層,也是另一種親情的代價。現在可能正在出現第三波的移民潮。這一次來得很急,很多人其實早有長期準備,但又捨不得香港的生活與親戚朋友,遇到近幾個月形勢陡變,便加緊辦理各種手續了。對於很多香港人而言, 這都是很無奈的選擇。不過,也有不少人堅持不走,有一位資深傳媒人在雜誌撰文說:明明是有人犯錯,為何反而要我們市民承受後果,要遠走他方呢?想一想,又不無道理。我從沒有想過移民,但也很明白其他市民的心情。這裡的市民深愛這個城市,也以此地為榮,如今弄得人心浮動,實在令人扼腕再三!但願集眾人之力,在山重水複疑無路之際,香港柳暗花明又一村。...

Continue Reading

【信報】你有聽到人民的聲音嗎?

從未見過這樣子的香港!從未見過這麼多來自民間自發聯署和行動的香港!從未見過無論是專業團體、校友組織、本地和國際商會、宗教團體以至外國政府和使節都為同一事情而紛紛提出反對意見的香港!也從未見過知道香港有一個遊行,全世界起碼20多個城市的海外華人同步遊行聲援和支持。更加從未見過民主派這麼空前團結,而市民為了這個遊行,大家都當作一件極其重大的事情處理:既呼朋喚友也奔走相告遊行的各項訊息,又介紹遊行必備物資,分享補水站和洗手間路線圖,更預先分發和平抗爭守則……大家都像摩拳擦掌,等待參與一個背水之戰的挽救香港行動!教育界反對修例說的當然是因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而引發的民間和國際的反應!可以肯定地說,絕大部分的香港人都反對政府現在既不諮詢又倉卒強推《逃犯條例》的修訂。除了一向敢於表態的專業團體外,不少較少就政治議題發表反對意見的組織,例如律師會、幾個商會和宗教團體都先後發表聲明認為修例過急,應該先行擱置。因為大家都明白,條例一旦通過,容許內地政府引渡港人甚至外國人至內地受審,不但會對港人的權利和自由帶來嚴重衝擊,更將會損害國際社會對本港法治和保障人權的信心,影響極其深遠。筆者代表的教育界最近經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進行了一次調查,結果超過八成受訪教師不同意修例,擔心修例對港人人身自由帶來威脅;也逾八成教師認為政府應撤回修訂,改以其他方式,例如港人港審處理台灣殺人案。上述的結果顯示,反對政府比例之高在過去教協進行的調查中屬少見,加上早前數以百計的學校校友自發進行的反修例聯署,反映了教育界以至香港人對《逃犯條例》修訂的不滿如何嚴重。不過,最令人憂慮的是政府強推修例,理據牽強,態度傲慢,無視民意,更不惜繞過立法會法案委員會,把修例直接提上立法會大會,彷彿唯政府獨尊。教協的調查顯示,共八成受訪者認為政府的做法令他們對政府的態度「變得更差」及「變得非常差」,單是「變得非常差」的已佔整體回覆的56.5%。有團體意圖抹黑可以預見的是,缺乏理據支持的修例,不但令市民信心盡失,更影響其他地區對本港法治制度的評價,政府的施政認受性亦會一同喪失,本來對林鄭政府沒有太大怨憤的都表達不滿,長遠影響整個政府的管治效能,成為政府最大並難以處理的管治危機。過往教育界就政治事件取態一向較溫和,但今次修例卻罕有、具體地表達了一致及強烈的反對意見。一葉知秋,教育界如此,社會恐怕只會更甚!筆者執筆之時遊行還未開始,但已有教育團體把向來和平的遊行示威扣上暴力和政治化的帽子,意圖抹黑,令教師不敢參與。我們認為教師參與遊行集會的基本權利應要受到尊重,教師作為公民,絕對有權表達我們的政治立場。最近,有不少人在問既然政府一意孤行修例,我們為什麼還在垂死掙扎?筆者在網上看到以下這個回覆,頗具深意:我們走出來,不是因為覺得有希望,而是沒有希望也要走出來;不是相信人多便可以成功,而是不成功也要走出來。當權者,你有聽到人民的聲音嗎?...

Continue Reading

【成報】三十年前

三十年了,又是夏天,不期然又想起了一些瑣碎事情。三十年前,我在教了幾年書之後,回到港大唸全日制的教育文憑。當年得到熟人的介紹,和幾個朋友用十分廉宜的租金,一起在銅鑼灣的舊唐樓租住一個四樓的寬闊的單位。一個巨廳,兩邊各有一大一小的房間,我們三個男生舊同學佔了大房,各睡一床,仍綽綽有餘,可見地方之闊落;另外有一個女孩子獨佔靠近廚房的小房間。由於是暫住,空蕩蕩的房子沒幾件傢具,桌椅都是臨時湊著用的。天花很高,電風扇轉啊轉啊,像是電影《阿飛正傳》裡的老房子,那年的夏天很悠長。我因為教過書,在教育文憑班裡被點名做了班長。其實我和同學們都是新相識,他們大都是剛剛一起唸完學士畢業,比我熟稔得多。有一天,突然收到老師打來的電話,說一位男同學不幸墮樓身故。然後,我呆呆地在附近的23號巴士站等巴士前往港大,不意竟遇上一位女同學也來等車,她熱情地大喊「班長,怎麼這麼巧啊!」然後,我把剛得悉的噩耗轉告她,女同學登時變成淚人。三十年前還有很多事,例如我記起瘦弱的作家小思和她的朋友們,曾經在銅鑼灣的街頭起勁地向行人送瓶裝清水。夏天太陽很猛,一點都不饒人,瓶裝水很快就變成汗水流到軒尼詩道的瀝青路上,也許又立刻變成了蒸氣,不留半點痕跡。那年的瓶裝清水的銷路一定很好,那麼多遊行的人自己要買,還有那麼多自發的義工出錢出力,也許還有許多小老闆半賣半送。那一年,大家都是挽手同行的兄弟姐妹,路上沒有陌生人。三十年了,點點滴滴,有些只是個人的私感受;而另一些,則早已匯成為大家的集體印記,年年憶起,難以忘懷。 ...

Continue Reading

【信報】以人為本堵學前兒童康復服務漏洞

立法會日前舉行聯席會議,討論長者、殘疾人士及有特殊需要學童的言語治療服務政策,議員發現現時「到校學前康復服務」存在一個很不合理的政策盲點,本來在幼稚園接受服務的學童,到6歲生日後竟要立即中止服務。為免影響子女發展,家長要四出奔走尋求延續服務,十分可憐。現時社會福利署透過非政府機構的跨專業服務團隊,為6歲以下、參與計劃的幼稚園或幼稚園暨幼兒中心的輕度殘疾幼兒,提供到校訓練服務(即「到校學前康復服務」,下稱「康復服務」);幼兒如欲申請康復服務,則須經嚴謹程序:先經社工或康復服務單位的工作人員評估,在確認幼兒符合資格才可轉介至社署的康復服務轉介系統,進入輪候冊後便可輪候至獲編配服務。截至本年4月30日,仍有約1500名0至6歲幼童人次在輪候此康復服務,可見服務在社會上有一定需求。行政方便凌駕專業意見可是,政策卻有漏洞。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的聯席會議上,有區議員講述一宗個案:一名有言語障礙、一直使用康復服務的幼童,因學習遲緩而被評定為需要重讀幼稚園高班。可是,幼童剛過6歲生日後,父母便收到社署通知,指該幼童使用康復服務的資格已被取消。取消的原因,社署解釋是該幼童已達6歲,不再是受資助對象,因此不能使用康復服務。事件最終在區議員多番周旋後,社署才讓步,重新給予該幼童使用康復服務的權利。這個案揭示康復服務的政策漏洞:現行政策未有處理需要服務但年滿6歲而仍在幼稚園就學的幼童需要。以香港情況而言,6歲一般會升讀小學,但仍有不少幼稚園學童因為較遲入學或留級,滿了6歲仍在幼稚園就讀。可是,康復服務的對象為「6歲以下正就讀於參與計劃的幼稚園╱幼稚園暨幼兒中心的輕度殘疾幼兒」,現時社署的做法僅按年齡劃分對方是否符合資格,未有檢視幼童是否仍在讀幼稚園,完全不是以人為本。按常理推想,一名原本有康復服務需要的幼童,未來一個學年因學習遲緩而留級,他又怎會唱了一首生日歌、許了一個生日願望後便變成沒有特殊需要?局方做法明顯有欠周慮。更甚者,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徐英偉竟在會上回應「(幼兒)通常到6歲就入咗小學」、「政府會按個案情況考慮是否延續服務」。這些說法反映政府的官僚作風與僵化,既然該幼童一直獲支援,局方為何仍要「考慮」他是否可延續服務?既然學校有留級機制,局方的政策又為何沒有相關的處理機制?這完全是以行政方便凌駕專業意見和學童需要。最終一眾議員輪流質問,徐副局才承諾研究如何在流程上改善。此外,亦有市民反映其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子女被學校拒絕面試,會上教育局官員雖表明法例規定學校不能因殘疾或特殊教育需要而拒絕學生入學,但相信政策在落實時或會出現誤差,教育局有需要檢視政策落實情況,做好監察,以防學童因歧視而不能獲得公平的教育機會。政府實有需要重新檢視及調整政策,並以有特殊需要學童為本,堵塞漏洞,確保他們得到應有的照顧。...

Continue Reading

Improving the ETV service to make learning more fun

Educational Television (ETV) is an educational TV programs service offered by public broadcaster Radio Television Hong Kong under a mandate given by the Education Bureau (EDB). For many decades, the ETV programs have been an instructional tool covering various subjects of the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curriculum.A government Director of Audit...

Continue Reading

【成報】何以難過自己關?

上周在本欄寫了一篇《家長難過自己關》,這次解釋一下,家長們何以有此心魔?話說上周寫的場景是一個「芬蘭幼兒教育日」,參加的家長們有少量居港的芬蘭人,大多數是對芬蘭教育有憧憬的本地華人。按道理,既然對芬蘭教育有憧憬,大概是追求傳說中沒有壓力的芬蘭教育的香港家長。然而,即使抱着這種心態的香港家長,與芬蘭家長放在一起,也很容易看出兩地文化的巨大差別。芬蘭小朋友Verna 的母親站在門外,很放心地讓孩子自己畫畫、做實驗。事實上,Verna 身邊有好朋友,有導師,非常安全,也得到很好的指導。但本地華人的小朋友遭遇並不一樣, 有一位本地小朋友要伸手拿顏料,她身後的母親不加思索,就嫌孩子手不夠長,伸手把顏料拿給女兒。另一位本地小朋友做實驗時,父親興奮地對兒子說:「看到嗎?滴了液體後,便出現很多泡沫啊!」那位母親可能認為自己在幫女兒的忙,卻沒有想到她實際上是奪去了女兒的機會,阻止女兒解決一個小問題——她女兒只要稍稍前傾,伸手就可拿到顏料了。這種不自覺的干預,一次兩次當然不成問題,但一旦成為習慣,父母每一次都伸手把孩子能力範圍內的難題解決掉,孩子自行解決難題的能力和信心就會漸漸萎縮。至於那位父親可能認為自己的提示是在協助兒子學習,但他應該沒有想到,當他很興奮地「提示」孩子注意某個現象的時候,其實是把答案告訴兒子,打斷了孩子自己觀察找尋答案的機會。其實,那是專門設計給孩子做的遊戲和實驗,他們的子女完全可以像Verna一樣,自己動手,自己觀察,在老師的安排下自行完成學習任務。但父母改不了習慣,頻頻介入,孩子的學習歷程就這樣被扼殺掉。父母插手孩子的學習,往往是覺得孩子笨手笨腳,他們不理會學習(觀察、探索)的歷程,只急着要成果。最極致的,是父母動手幫子女做功課╱改功課,以「確保」孩子功課不會寫錯;近年流行的「專題研習報告」,更是處處看到父母「幫忙」的痕跡,水準高得出奇。結果,孩子平日的功課極好,考試卻是一塌糊塗。無他,平日功課所反映的,只不過是父母的能力而已。我們那一代,父母沒有受過什麼教育,幫不上忙,難題只能靠自己解決,功課也只能自己做,寫對便一百分,寫錯便改正,無論對錯都是一種學習。那年代的困境,在於最終不懂得做也沒其他人可以幫忙,連改正也做錯了。這年代不同了,不少父母受過高深教育,因此這一代孩子的困境在於自己還沒有開始思考和嘗試時,父母已經過早地出手了。 ...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小學教育電視價值應受肯定

「大腸桿菌」、「結核菌」、「甲型肝炎」等,相信沒多少學生能於老師講解後,便可牢牢記得這些名詞及它們的特點吧,但若以電視節目的形式,形象化這些細菌或病毒,不但提高學生學習的意欲,亦更容易記得。由香港電台負責製作的教育電視(ETV),除了是大家的童年回憶,亦是教師的教學「好夥伴」。現時小學及中學的ETV節目包括學術科目、德育及公民教育等課題,一年服務學生人數超過39萬。《審計報告》去年指學校總體收看的ETV節目數目偏少,引起部分市民批評其內容過時及沒有價值等,但教協就「小學對教育電視的意見問卷調查」的結果顯示,超過九成受訪教師非常同意或同意「教育電視對學生有正面幫助」,並有保留ETV的需要,可見教師普遍認同ETV的教學價值和成效,與《審計報告》所講述的情況不符。教協收回656份主要任教中、英、數或常識科的小學教師會員回覆。結果顯示,94.6%受訪教師有在正式課堂內使用ETV輔助教學,一年平均收看28.4至29.2個小學主科(中文、英文、數學及常識)的ETV節目。此外,94.7%受訪教師非常同意/同意保留ETV,另有93.3%教師非常同意/同意「教育電視對學生有正面幫助」。雖然有約37.8%受訪教師指甚少/從不使用ETV,然而當中卻有逾八成教師表示原因是課時不足,可見主因不一定與ETV的質素有關。為何教協的調查結果與《審計報告》有如此大分別?首先,報告採用的調查方法有缺陷,未能真實反映教師使用或學生收看ETV節目的情況,例如ETV現時已有網絡版本,報告卻未有一併計算學生自己在網上收看ETV的數字。其次,報告一刀切指學校收看ETV節目的數目偏少,但報告內的數字卻顯示幼稚園、小學、中學三個階段收看ETV的數目差異大,例如在2015至16年,小學每班平均收看71個ETV節目,與幼稚園的4.4個和中學的6個差距極大,報告的說法等同抹殺ETV對小學教育有一定重要程度的事實。第三,報告沒有深究部分教師較少使用ETV的原因,如學校課程緊密,難抽出時間看ETV;報告的陳述卻容易令人誤會ETV的作用有限。不少小學教師同工反映並認同ETV在教學上的重要性,《審計報告》的表述有可能令市民誤解。當然,ETV亦有其需要改善的地方。教協調查顯示近七成教師認為ETV節目更新不夠頻繁,教育局應增加製作小學ETV節目,以及定期向教師收集意見,從而製作能配合課程需要的節目內容。局方亦應改善相關教材的配套,如提供網上工作紙及互動練習等,令ETV的作用更多元化,提高ETV的使用率。有教師同工表示,部分節目引用的數字已不合時宜,當局亦應定期檢討及更新內容。更重要的是,部分教師因課時不足而未有使用ETV,再一次突顯小學課程緊迫,令教師同工未必能夠充分利用教育局提供的教學資源。教育局應全面檢視現行的小學課程,重新訂定合適的課程及學習目標,讓學生享受學習,樂於學習。 ...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繼續監察小三TSA的操練情況

立法會日前討論19/20年度政府的《財政預算案》,我亦提出了修正案,要求削減「基本能力評估」(TSA)項目的8,500萬元預算開支。作為教育界代表,政府提供教育開支我們大多歡迎,當中卻有些教育開支不一定能為教育界帶來正面效果─小三TSA正是一例。在此必須重申,我們並不反對教育局以「不記名、不記校、不收取學校報告」方式於公營小學抽取10%小三學生參加評估,因為這種抽樣評估既準確又可靠,亦能減輕學生、教師壓力;現時問題的癥結,在於教育局在三不原則下留了一大尾巴─容許學校自行向考評局申請「全級應考」。小三TSA一直為人詬病,在於其不但加劇學校應試、操練文化,更容易造成學校之間的惡性競爭,此舉加重師生壓力,亦令小學課程因TSA而扭曲。可是,去年局方提出的「改良」小三TSA卻仍然容許學校申請「全級應考」,而申請「全級應考」亦只須校董會同意,程序毫不嚴謹,也不專業,有相當多學校連諮詢前線教師及家長等持份者的意見都沒有;就算法團校董會有教師或家長代表,但在辦學團體校董佔多數情況下,他們的意見未必受到重視。其實,最清楚學生的表現便是教師,為何應否「全級應考」的決定不由教師作出,而要由非教育專業的校董作出?據教育局數據,去年小三TSA有230間小學申請「全級應考」,佔超過公營小學四成;事隔一年,教育局不回覆傳媒提問、不回應議員質詢,拒絕公開相關數字,全部黑箱處理。但相信2019 年「全級應考」的學校不會少,因為不少辦學團體已公開表示要求屬校所有學校參加「全級應考」。更甚者,教育局亦未設有嚴謹的監察制度,局方現時只是在完成TSA後進行家長意見調查,完全漠視前線教師的專業意見,實難以監察TSA是否出現亂象。有見及此,教協一直就小三TSA情況進行問卷調查。去年調查結果反映近8成學校「非常重視」或「重視」小三TSA結果,選擇「全級應考」學校的教師在師生壓力、操練情況、教學異化等方面均較「抽考」學校大或嚴重。雖然我的修正案最終被否決,但我們必定會繼續監察小三TSA有沒有操練學生的情況發生,我們正以問卷方式查詢老師們的意見,讓我們可以知悉學校推行小三TSA的情況。...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家長難過自己關?

近年因為芬蘭的教育表現超卓,全世界都興起一股芬蘭教育熱潮。有需求就有供應,與芬蘭有關的教育產品也乘勢而起,進入各地市場。剛過去的星期日,芬蘭領事館聯合香港教育大學等舉辦的「芬蘭幼兒教育展覽」,就是例子之一,當中有講座、工作坊、介紹產品的攤位,當中有不少好東西,吸引了不少本地家長帶孩子參加。主辦者邀請我擔任主禮嘉賓之一,分享三月訪問芬蘭後的反思。我說,芬蘭幼兒教育有很有參考價值,例如重視幼兒的健康、生活,在首都赫爾辛基參觀過一間小型的幼兒中心,地方再小,也設法開闢一片戶外活動場地,每天都要孩子到戶外做各種活動,呼吸新鮮空氣。香港的幼稚園普遍太重視學業,對孩子的要求不合理地高,孩子、家長、老師都飽受壓力,全都成為犧牲品。我們的社會存在太多的競爭,欠缺像芬蘭幼兒教育重視戶外活動的那種均衡教育觀。開幕禮之後,我有機會接觸他們的活動,例如打兒童曲棍球。那兒,我認識了守門的芬蘭小女孩Verna和她的香港同學們,他們興致勃勃,看到他們快樂的樣子,我也湊興參加射門。Verna負責守門,我攻進不少次,也被她擋出不少次,彼此都非常盡興,她也不介意得失。打完球之後,我跑去參觀給小朋友的工作坊科,又遇到Verna。在藝術教育工作坊,她學配對、填色,也學習物品的循環再用。在科學教育的工作坊,Verna穿起模仿科學家的白袍,戴上防意外的白色透明眼罩,與其他本地的小朋友一齊做實驗。有趣的是,Verna與她的好朋友(好像叫Michelle)做實驗的時候,父母都不在場。她們學習任務包括觀察、分類、推理等等,都是一手一腳做的。但同場的其他小朋友卻不一樣——有一位本地小朋友要伸手拿顏料,她身後的母親不加思索,就嫌孩子手不夠長,伸手把顏料拿給女兒;不久,又有一位本地小朋友的父親興奮地對兒子說:「看到嗎?滴了液體後,便出現很多泡沫啊!」我看看實驗的題目:原來是叫孩子「觀察」。而Verna和Michelle呢?她們依然興致勃勃,拿顏色,看泡沫,都是她們自己。Verna的芬蘭母親其實就在附近,她倚在門外,離遠看著女兒。我問她何不走過去,她說:「她做得到,讓她獨立吧。」本地的家長太勤力了,結果剝奪了孩子很多學習機會而不自知。難道家長總是難過自己的一關?然而Michelle父母也是本地家長,他們也可以,我們應該也可以。...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