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誰在教育界製造恐慌和白色恐怖? ──與教聯會會長黃均瑜先生商榷

本月12日,《明報》觀點版刊登教聯會會長黃均瑜一篇題為「遲來的忽然高調」的文章,對教協會及本人作出一些無理指控。本來教育界正處於多事之秋,我們有更多重要的事要做,但為正視聽,不得不匆匆撰文回應,希望讀者對事情有更具體而真實的認識。我們在小學教師事件上的工作 日前,教育局公布取消一名小學教師的註冊,全城嘩然。本人自本年7月下旬收到該教師求助後,一直跟進了解,務求找出真相。黃會長文中質疑教協和本人「實際上做了些什麼?」既然如此,我們藉此機會,簡單交代在這事上的工作。自收到該老師求助後,我們視為頭等大事,花了相當多時間在處理這個案,例如與律師團隊多次長時間開會及進行電話會議,蒐集資料、研究理據、還原真相。8月中旬,律師團隊綜合了我們的意見,代表老師寫了一封20多頁、情理兼備的信件,反駁教育局的指控,並要求教育局在最終決定前安排會面聆訊,現場回應教育局的問題。9月下旬,老師收到教育局發出取消其註冊的信,信中沒有具體回應我們反駁的觀點,也沒提及讓老師出席聆訊,完全罔顧程序公義,我們即時決定向上訴委員團提出上訴,隨即展開另一輪密密麻麻的準備工作。從各方面得到的資料顯示,該老師是一位得到學校器重、同事尊敬、家長讚賞和受學生歡迎的好老師,絕對沒有像教育局所指「有計劃地」在課堂散播港獨信息。我們認為教育局為求自保,不惜犧牲無辜的老師,實際上是一次旨在殺雞儆猴的政治操作,絕對是可恥的做法。老師失去註冊身分,除非上訴成功,否則終身未能申請教職,經濟上即時出現困難,教協支付所有法律費用和老師部分的生活費,並即時展開眾籌,也邀請市民和教師同工給老師打氣。 教局解說可謂誣衊 須為教師發聲 黃會長又指教協「忽然高調」,這個批評更令我們失笑。教協處理投訴,一貫保密,未經老師同意,絕不會披露任何資料,其他毋須處理個案的教協理事也不會知悉。但是,教育局突然在本月5日向傳媒公布有教師被取消註冊,傳媒竟同時得悉教師任教的學校名稱,情况便大大不同了。我們發現教育局發出的資料,以及翌日在記者會的解說,所舉出的「罪證」極其薄弱,而且不少帶有誤導成分,對相關老師和學校都是一種誣衊。我們必須為教師發聲,取回公道,不容教育局以失實的指控和誤導的資料欺瞞公眾。即使進入這個階段,我們的每一個步驟都仍然尊重當事人的意願,保護當事人的私隱與尊嚴。教界會判斷教育團體是否助紂為虐 黃會長又批評本會理事張銳輝「對教育局披露的資料置若罔聞,不是逐一駁斥」。本月11日,教協會正正召開題為「駁斥教育局對被釘牌老師的誣蔑,團結一致全力上訴維護老師尊嚴」的記者會,張銳輝是講者之一,我們向記者提供事件概要、詳列證據指出教育局在處理事件中的程序和實質不公義,包括指老師以「85分鐘」來講述民族黨和港獨問題是不實的指控,無論教案設計和學生的回應,都指出課堂的目的是言論自由,教育局說法誇張、昧於事實,如果不是錯誤評估,便是刻意誤導公眾,抹黑教師!黃會長在未經事實查證,便採用教育局的說法,指「被除牌的教師是課程編寫者,是『製獨』者」,究竟誰人才是黃會長所指的「對該老師的專業謀殺」呢?不過,有一點本人十分認同黃會長,他說絕不苟同製造恐慌和白色恐怖的手法。請黃會長公道一點,現時在教育界製造恐慌和白色恐怖的,正是教育局和梁振英及建制派等人,前者濫用公權力打壓教師,後者不斷對教師作出起底行為,又針對教育界進行恍如文革般的政治批鬥,這些才是真正摧毁教育的行為。教育界也會判斷,各個教育團體是否助紂為虐,有沒有為教師說出公道話!對上訴有信心 但已作司法覆核準備 事件發展至今,影響深遠,雖然我們對上訴有信心,但如失敗,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是第二步上訴機制,根據林鄭日前的公開說法,相信也不會奏效,我們已作出司法覆核的準備。我們呼籲教育界團結一致,緊守崗位,秉持專業;我們也呼籲社會人士支持教育界,抗拒政治干預教育,守護我們的下一代! 葉建源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明報〈觀點〉2020年10月15日https://bit.ly/34W3jQp...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展望未來 困難中更要堅持

這屆立法會任期即將完結,過去4年,高高低低,猶如坐過山車一樣。雖然本屆會期內落實了多項對教育界很重要的措施,例如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改善班師比、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等,但《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國安法)出爐,市民不免擔心「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一國兩制」將會名存實亡。縱然如此,困難中我們更要堅持,作為教育界議員,我將與老師們並肩同行,一起迎接未來挑戰。回望過去4年 落實多項政策回望過去4年的教育發展:2016年吳克儉仍在任,教育政策一潭死水,到2017、2018年特首選舉年,我們推動選委「民主300+」,成功阻止梁振英連任,教協亦向特首候選人提出方案,令3位候選人都在政綱中把教育列為施政重點,許下承諾。本屆政府早期也確實支持教育,我們藉此機會解決了教師面對的不少難題,穩定教育生態,是教育近年難得的發展時期。我們亦促成政府新增合共83億元經常性教育開支,當中包括多項措施,以下列舉部分:一、「班師比」增加0.1。2017/18學年政府落實增加公營中小學及特殊學校「班師比」(按核准班級數目和相應教師與班級比例)0.1,即同時增加常額教席2350個, 解決了很多合約教師的困擾。二、教師職位落實全面學位化。2019/20學年,政府將公營中小學及特殊學校的學位教師職位比例增至100%,解決多年來同工不同酬的不公義惰況。三、增加中小學副校長及主任職位。2017/18學年公營中小學分階段設立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SENCo)職位,政府其後回應我們的要求,把該職位提升為晉升職位;2020年9月,部分公營中小學及特殊學校增加了副校長職位,仍屬基本職級的小學課程統籌主任提升為晉升職位;中學晉升職位隨着新計算方法亦增加。四、特殊學校編制和專職人員人手得以改善。除「班師比」增加0.1,部分特殊學校亦各增加一個職業治療師、職業治療助理、言語治療師職位。五、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計劃。2017/18學年政府亦落實了免幼教計劃,但政策未完善,例如全日制、長全日制幼稚園仍未能獲全額資助。同一時間,雖然幼師薪級表未見落實,但政府已向業界同意參考公務員總薪級表推出幼師薪級表,這有助進一步保障和改善幼師合理權益,提高幼師專業地位。六、學校社工服務獲提升。政府於2018/19學年落實小學「一校一社工」,2019/20學年中學亦落實了「一校兩社工」,特殊學校也同時增加了社工人手。七、校本教育心理服務、校本言語治療服務獲改善。前者於2016/17年起改善人手,教育心理學家與學校的比例逐步改善至1:4,後者自2019/20學年起,於公營中小學分階段開設校本言語治療師職位。八、校舍硬件明顯得以改善。政府於2019年10月宣布撥款10億元,為600多間非火柴盒校舍進行改善工程。2017-2019年先後推出6間空置校舍及8間新建校舍作重置用途。另外,政府在2018年宣布預留 20 億元及設立專隊,為125間資助學校裝設升降機。而最為人樂道的,便是爭取多年的全港中小學冷氣設施及津貼,最終由2018/19學年起納入政府正式津貼項目內。九、爭取幼師權益。與不少幼稚園團體幾經爭取,政府已同意參考公務員薪級表推出幼師薪級表,進一步保障和改善幼師合理權益,提高幼師專業地位。而政府於2018年10月宣布即時落實公務員產假由10周延長至14周,我隨即去信當局爭取學校同步落實。2019年1月起,幼稚園教師可獲代職人員薪酬津貼處理相關假期。十、成立103億元宿舍發展基金。教資會資助院校長期欠缺過萬個學生宿位,我曾多次向政府提出增加大學學生宿舍的要求。政府於2018年設立103億元的「宿舍發展基金」,取代現時逐項交付財委會審批的做法,簡化撥款程序。我認為簡化程序是件好事,不過,議員未能在議會上對工程提出質詢和表達意見,議員監察政府和公帑運用的權力被削,我們必須審慎評估。以上的只是4年來的部分落實措施,其他如關愛及協助學生、堅守教育專業等,亦是我一直以來的關注方向。維護學生的自由學習環境4年一晃而過,高低起伏,百般滋味。現時局面雖然艱難,但困難中我們卻更要堅持!作為老師,面對不明朗的前景,難免會忐忑,但我們一日為師,一日便有責任維護學生的自由學習環境,也應盡可能抱着平常心教學;作為市民,我們應盡可能如常生活,處變不驚。就讓我們並肩同行,一起迎接未來的挑戰!...

Continue Reading

【成報】禁書

禁歌之後,又有禁書。公共圖書館容不下三位作者的幾本書,紛紛要下架覆檢(消息傳來,我立刻向立法會同事陳淑莊要了一本新鮮熱辣下架的著作珍藏)。想來想去,真想不起香港歷史上曾否有過政治禁書,這大概又是本屆政府的創舉。「禁書」並非沒有,古代的春宮圖要藏於秘匱,現代的色情刊物要用膠袋包住,都是少年人的「禁書」。但此「禁書」不同彼「禁書」,政治禁書沒有年齡「歧視」,不論老少均摒諸門外,也沒有膠袋可以容身,一旦列為禁書,尚未覆檢完畢便已經要下架,一掃而光,連「無罪推定」的寬容也無從談起。在此之前,香港真是書刊的自由世界,什麼政治觀點都可以發表,什麼政治著作都可以捧在手裡閱讀,而無被追究之虞。我小時候與香港多數人一樣,對政治不甚了了。然而,所住的屋邨一到「十一」和「雙十」,到處都是競爭的旗海,耳濡目染,漸有「左」與「右」的概念。樓下報販賣的報紙,有簡體字印的「左報」(文革期間),也有奉民國年號的「右報」。一到下午,報販把賣不出去的報紙兩份併在一起,以一份價錢賤售,號稱「拍拖報」。有時一份左報搭一份右報,既可貪一兩塊錢的便宜,又可享一宗新聞兩種敘述的樂趣,真個是政治啟蒙!就這樣,我們的思潮自由翱翔於左與右之間,沒有任何人會干涉。高中和大學以後, 到不同的書店去蹓躂,在中華書局看到紅寶書毛選毛語錄,在二樓書屋看台灣出版的小說,到農圃道的新亞研究所買新儒家的著作和聽他們的講座,到譚臣道一山書屋翻看托派和無政府主義者的書刊,也翻看親共進步人士的抖擻雜誌……,由古至今,由中到外,由極左到極右,五光十色,半懂不懂,雖然淺嘗輒止,卻是目不暇給。有容乃大,這就是自由的魅力所在。過去的香港談不上民主,卻有相當高水平的自由與法治,不單香港人可以自由徜徉在不同政治光譜的著作之中,內地與台灣的讀書人也要來香港讀禁書。不過,他們趨之若鶩、讀得津津有味的禁書,在香港卻往往無人問津,因為沒「禁」,也就沒有吸引力。原來一旦成為「禁書」,就別有一種誘惑,令人嚮往,像六十年代台灣人夜讀魯迅一樣危險而吸引。(陳淑莊的準禁書也會身價百倍麼?)但我們希冀的怎會是讀禁書的刺激呢?我們要的,是讀書的自由,思想的自由。我寫信查詢政府何以要禁掉公共圖書館的一些書,獲得政府回覆淡淡的一紙公文。其實我的信中已有答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公共圖書館宣言》明確地寫了:「館藏及服務不能屈從任何意識型態、政治或宗教審查,亦應抗拒商業壓力。」過去的圖書館做得到,將來的圖書館也應該做得到。...

Continue Reading

【成報】不枉此生

一位比我年輕的老師離開了。不知道是折磨還是恩賜,他的病雖然令他身體痛楚,但卻有一段較長的時間,讓他可以忍著痛楚繼續上課,把應做的工作做完。然後還有一段日子,可以與老朋友和舊學生碰頭,敘敘舊誼。他在走向生命終結的時候,還追隨他當年的中學老師,在大學認真修畢了一個關於生命的課程。他對生命應有另一番體會吧;而老朋友和舊學生都知道他正走在歲月的最後一程,既以能敘為喜,復以將別為悲,看著他強忍痛楚,臉容逐漸憔悴卻仍樂觀豁達,很多人的心裡都仿如打翻五味架,不知道如何形容那種滋味。我和他不算相熟,在我快要離開中學教書生涯之時,非常年輕的他來到做過短暫的同事,那已經是二十多年的事了。在我的印象裡,他是個頗為沉默的小伙子。我離開學校到教院任職,聽說他好像也離開過卻又旋即返回原校,一直工作到退下火線,二十多年了,為學生留下許許多多豐富的回憶。我和他不算相熟應該還有另一個原因。在追思會上,同學們輪流上台,講述老師生前的一點一滴,說他關心學生,相隔多年仍能講出學生的全名,更不用說由他當年熱切起的暱稱(花名);說他別有風格,崇尚品味,教導他們如何配搭衣飾;說他坦然直率,毫無掩飾地表達對某些藝人的欣賞……在他們的描述中,這位老師熱情奔放,精力充沛,創意無限——但只要有其他老師在場,他便會馬上變得嚴肅起來。難怪在我的記憶裡,並沒有關於他的這些別開生面的記憶。然而我深信,這些都只是花邊的小故事。舉殯的當晚,座無虛席,外邊的歷屆舊生還排了長長的人龍要進去致最後的敬意,老師留在他們腦海裡的記憶各有不同,但一定都很深刻。靈堂擺滿了學生送來的鮮花,鮮花上寫滿了不同屆別的學生的名字,其中有一個名字很特別,肯定是我認識的一位曾經做過記者的朋友,有點詫異。關絡上之後,她告訴我老師當年教她預科,是她整個中學階段裡遇到的最有心的老師,她相信很多人都這樣想。只憑間接的敘述,我無法想像他上課的實況。但我相信這一切的描述,歷屆幾百個舊生的眼睛最雪亮,他們的評語最中肯。你教到最後一刻,也學到最後一刻,你全程投入,Kane,李景能老師,不枉此生。...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教育仍是要堅持一國兩制

6月30日晚上11時《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公布並馬上實施,中央政府直接插手香港日常管治,號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一國兩制」遭到空前削弱,令整座城市頓時陷入於巨大的不安之中。《港區國安法》第10條規定,要「開展國家安全教育」。7月3日深夜,教育局發通告給全港中小學(包括特殊學校)和幼稚園的校監和校長,提示各校「必須適時讓學校各級人員(包括學校管理層、所有教學及非教學人員)和學生認識及提醒他們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不過,到底學校應該怎樣做,通告並未明言,學校只能等教育局進一步的通知。事實上,該法公布只有兩三天,雖然已經付諸實施,但如何準確詮釋,連最高級的官員也不一定有把握,到底要做什麼,怎樣做,恐怕教育局諸君也感到茫然。無論如何,有一點十分重要,就是要堅持「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初衷。根據《基本法》,教育屬於香港特區自行管理的範圍,第136條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溯本追源,當年為何要把教育放在「兩制」之內呢?理由很簡單,兩地社會體制不同,香港實行開放的資本主義制度,內地實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一國兩制」的理念,是在回歸的同時,尊重兩地不同的社會體制和生活方式,各自管理,互不影響。香港原有的教育制度有什麼特點呢?有幾點非常突出:其一,內地制度的政治和意識形態色彩非常濃厚,由學校組織到課程教學,在校園處處都可看到。香港制度基本上是非政治化和非意識形態化的,教育的目的是培養個人的德智體群美(宗教學校加上靈育),為社會栽培人才;即使是培養學生的家國情懷,也沒有強烈的政治或意識形態目標。不要讓校園受政治影響其二,雖然兩地教育都重視品德的培養,但相對而言,內地有一套自上而下的既定標準和行為規範,帶有相當的政治和意識形態色彩,這是香港市民難以接受的。香港則帶有一定的開放性,讓孩子循序漸進地學習,最終形成自己的獨立思考。香港這種教育理念,上承我國先哲「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的古訓,也符合歐美進步主義教育的主旨。也因為這樣,香港的高等教育也特別重視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而這也明確地寫成了《基本法》第137條。其三,內地的教師追求又紅又專,香港的教師則只強調專業精神。在有爭議的政治議題上,香港這一制認為教師應在教學時放開自己的信念,持平地讓學生接觸不同的角度和觀點;專業的教師是不應把自己的政治觀點強加於學生身上的。教師如此,學校亦然,內地學校接受黨的領導,而香港學校則希望外界的政治力量不要干擾校園,無論這些政治力量來自什麼方面。這些是我們教育制度的一些特點,香港教育界一直期望,不要讓校園受到政治力量影響,讓師生可以安心教學。《港區國安法》的出現令香港情勢急轉直下,對教育界會帶來什麼影響仍難以評估。無論如何,我希望教育局今後公布的進一步通知,都應該不忘初衷,尊重《基本法》的規定和「一國兩制」的精神,尊重香港市民和教育界的意願,讓校園得享安寧。...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暑期閱讀計劃「指定書單」應取消

教育局近日推出新暑期閱讀計劃,資助中小學生購買圖書,可是,局方除要求學校於短短13個上學日內完成近乎不可能的圖書訂購工作,更推出一張指定書目表,學校只可從中揀選圖書,引來各界質疑。教協隨即以問卷收集意見,結果逾八成受訪圖書館主任給予該計劃「4分或以下」的不合格評分。老師們除批評計劃未有尊重圖書館主任的專業,亦指計劃倉卒、「離地」;加上教育局推出的書單偏向中資出版社,令該計劃有借學校之名進行利益輸送之嫌。教育局在6月18日向包括特殊學校的全港中小學發通告,包含一項叫「書出知識─—贈閱圖書」試行計劃的創舉,按每名學生津貼100元計算,向學校提供一筆過津貼,讓學校購買圖書分派給學生在暑期閱讀。按全港約有65萬個中小學生計算,津貼額估計達6500萬元。教育局從未有類似計劃,這無疑是創舉。如果當局提早宣布,讓學校有時間準備,再由各校圖書館主任聯同各科老師,按學生能力和興趣為學生選書,甚至讓同學參與揀選,所有學生都有機會擁有一本喜愛又有益的圖書,當是美事。八成回覆問卷圖主予差評然而,計劃推出之後,校長和老師們嘩然!計劃有兩大錯誤:第一是超趕急,第二是無故限制購書範圍,把一件美事變成苦差,不但可能「爛尾」,也令閱讀推廣成效大打折扣。就此,教協在6月23日至25日向學校圖書館主任(圖主)發問卷收集意見,共收到約佔全港兩成圖主的211個回覆。其中一題問「以10分為滿分,5分為合格,這項贈書計劃應得幾分?」結果80.6%圖主評計劃為4分或以下的不合格,當中更有12.3%受訪者給予0分,平均分僅2.8!倉卒離地有違教育專業計劃得低分其實不難理解。79.1%受訪者指局方的指定書目不能滿足校內不同學生的閱讀興趣和能力,不能配合學校推廣閱讀策略。93.4%受訪者認為計劃推行倉卒。91%受訪者認為計劃成效會因推行過急及限制書目而大打折扣。事實上,學生多達65萬人,指定書單卻只有748本,要求能力參差、興趣各異的學生只能集中購買和閱讀此748本書,禁止購買指定書單外的圖書,絕對是荒謬絕倫,最終肯定會出現大量能力和興趣的錯配。學校圖書館的書素來由圖主選購,何以不尊重老師們的專業能力?更重要的是,何不尊重個別學生的能力和興趣特點?難道教育局認為「求其」「塞」一本書給學生就能有推動閱讀的奇效?指定圖書七成中資出版其次, 要求學校在剛復課後,在13個上學日內完成選書、招標、訂書等採購工作,是對圖主的一種勞役。也有書商向我們表示,不少書已斷貨,要在7月內送書到全港學校只是「天方夜譚」!最後,指定書目748本圖書當中竟有逾七成(526本書)來自具中資背景的出版商,79.1%受訪者質疑有「利益輸送」。無論教育局是否存心利益輸送,觀感均極壞,何況政府不公地介入市場,有可能造成壟斷、斷貨、抬價、「爛尾」等惡果,人為地把小書商置於競爭劣勢。這種指定書目的做法百害而無一利,我們實在無法理解當局的決定。贈書本是美事,我們希望玉成美事,關鍵有兩個:第一,取消指定書目限制;第二,放寬時間限制,把完成期限延至年底或明年初。只要當局尊重老師專業,尊重學生興趣能力,讓大家有充裕時間規劃和推行,我們相信,老師們就有能力把計劃做好。...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告密社會

早在國安法來臨以前,我們已經悄悄地邁向告密社會。在檢視老師們遭受匿名檢舉的個案的過程中,我不禁想起了文革,也想起了東德。對於東德,我幼年的印象來自奧運會。東德是體育強國,1976年的蒙特利爾奧運會,東德國家隊出盡風頭,特別是「女飛魚」安達(Kornelia Ender),年僅十七便獨得四金,四項都打破世界紀錄,與同樣來自東歐陣營獲得「完美十分」的十四歲體操選手歌曼妮芝(Nadia Com neci)互相輝映。歌曼妮芝體態優美,是世人心目中的小女神;而安達則剛好相反,肌肉賁張,非常健碩,令人驚詫。多年之後,安達承認隊醫曾經為她注射過不知名的藥物,而她也是因為拒絕服用禁藥而被逐出國家隊。四年前,我乘開會之便,在柏林市內參觀東德的一些遺跡,例如柏林圍牆的殘垣,又例如別開生面的東德博物館。那小小的博物館重現了當年東德社會的生活面貌,客廳的陳設,各類的生活用品,十分簡樸又不至於匱乏。最有趣是多幀圖片,顯示這個專制的集體主義國家的人們酷愛裸泳,令我大感意外。 然而某些生活上的趣味難以掩蓋當年社會的陰暗。在出發前往柏林之前,我讀了德國著名作家Peter Schneider(彼得施耐德)寫的《柏林》(Berlin NOW: The City Afterthe Wall,台灣出版中譯本極好),其中有關東德成為告密社會的章節,令我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施耐德寫道,東德四十年間,建立了人類歷史上最「滴水不漏」的告密組織。總部設在東柏林的國家安全部「史塔西」(Stasi)僱用十萬正式探員,十八多萬非正式通報合作者,前後加起來,共有數十萬公民曾經擔任過非正式的通報合作者,即告密者。他們的口號是「我們無處不在」!史塔西的頭子米爾克給屬下的工作守則是:「基本上,每個人都有嫌疑。」因此每個公民的可疑的言語、思想、計劃和行為,都成了偵查的對象。而大量的告密者足以令所有人都進入監視範圍,至1989年為止,共有六百萬東德人被建立了秘密檔案,人數超過全國人口三分之一。告密社會令人們每一刻都不自在,生怕講錯一句話,做錯一件事。施耐德說,史塔西以黑函和惡意的流言毒化東德社會,從此東德人變得沉默,害怕,彼此猜疑。我們距離東德那樣的告密社會仍很遠,但千萬要小心提防這個苗頭。今天的教育界,正因為當局雷厲風行配合匿名者的告密而變得沉默了,曾經活躍過的臉書(Facebook)紛紛合上,大家都生怕講錯一句人家不喜歡的話,做錯一件人家不喜歡的事。大家都擔心,不知道哪位家長、哪個不相干的人正躲在暗角悄悄地監聽著,不動聲色。而告密社會一旦得手,是不會以某一社會界別為限的。...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葉劉淑儀狠批芬蘭教育

朋友告訴我,葉劉淑儀議員拍了一齣十分鐘短片,狠批我有關芬蘭教育的言論。我受寵若驚,連忙上網觀賞,虛心受教。事緣葉太本立法年度做了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在七月份的最後一次會議預留了一個議程,討論去年七位議員到芬蘭的考察報告。這個正式報告由秘書處草擬,反映團員的所見所聞和主要意見。此外,我作為考察團團長,也在本欄寫了十篇小文章,編成一本小小的文集,分發給各位議員,希望增加大家討論的興趣。一份官式報告,一本私人文集,葉太作為主席都有機會看到。想不到還未到七月開會,葉太便急不及待在場外率先討論,向我發炮。令我咋舌的是,這段片的「封面」的大字標題竟然是:「葉建源倡議芬蘭教育模式,教壞細路,嚴重誤導家長」!另外還有兩句,批評我「天方夜譚,不負責任」!到底我講講芬蘭教育,又怎麼會「教壞細路,誤導家長,不負責任」呢?首先必須說明,葉太並沒有參加去年的考察團,不知道她是否曾經自己去考察過。正所謂「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如果沒有親眼看過,她何以信心爆棚,胡亂發炮呢?我說「胡亂發炮」,並非隨便說說。她在影片中強烈質疑考察團報告何以要硬搬芬蘭模式,但無論考察團報告或是我的文集,都否定照搬外國的做法,只是想借鏡別人的經驗而已,到底她有沒有認真看過報告呢?葉太說我「天方夜譚,不負責任」,是因為我形容芬蘭人快樂,課時短,小息長,壓力低。她認為這是不可能的,要快樂就學不好基本知識,就沒有前途。言下之意,知識和快樂是對立的,要有知識,有前途,就千萬不要追求快樂!她可能不知道,香港的快樂指數排在全球第114,不少家長和孩子都抱怨教育制度壓力太大,希望找一條出路。而芬蘭學生既快樂,成績又好,是兩者都能兼顧的現成事實,何以她看也沒看過,便指稱是「天方夜譚」呢?到底是誰不負責任呢?這十分鐘影片裡葉太有很多其他觀點,限於篇幅,無法一一評述。這裡只想引述影片臨近終結時,葉太與主持人有一段對話(大意):葉太:你的子女入名校讀書,應該並非支持快樂學習吧。主持:希望他們將來能夠應付自己的人生,當然也希望他們快樂啦……葉太:他們長大了「搵唔到食」,都好難快樂喎!學習就是為了「搵食」,教育就要不斷地填鴨,這是葉太的教育哲學。既然如此,我被狠批也就心安理得了。(附記:要觀賞葉太的片段,在Youtube輸入葉劉淑儀、芬蘭教育兩個關鍵詞,便很容易找到。)...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政治打壓將摧毀香港教育生態

自去年反修例運動以來,教育界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教育界面臨的政治打壓比想像來得急、來得硬,政府把社會動亂歸咎教育界,意圖清洗教育界。教協早前就以問卷調查教師的政治壓力,結果九成教師對教育的未來失信心,八成教師擔心被人以政治立場起底或投訴,情況極不理想。建制派及政府自反修例運動後,意圖把自己的施政失誤歸咎於教育界,處處發表針對教育界的言論、針對教師。除了被特首批評為「無掩雞籠」,也有小學教師因網上授課時錯誤教授鴉片戰爭史實,被團體要求嚴懲,事件更被建制及內地官媒引為「香港教育界需要整頓」的例證,也有警務處處長去信大學,要求「嚴肅跟進」被指煽動仇警的講師。凡此種種,足證教育界面對不同程度的打壓及政治干預。教師往往因網上的片言隻語、上課或教材時的一字一句而被投訴,被莫須有地指摘為「專業失德」。就此,教協於6月初進行問卷調查,向教師了解情況,包括教師在當前社會環境下的政治壓力、壓力如何影響日常教學。九成教師對教育失信心結果在收回的1185份有效回覆中,78.8%受訪教師表示「擔心被家長或其他社會人士作政治投訴」;80.8%受訪教師「擔心因個人立場而被網上起底」,情況令人憂慮。縱使有超過九成(91.1%)受訪教師不同意「教師不應在私人社交平台發表政見」,但在目前環境下,私人領域已變得不安全,有64.6%受訪者表示「減少甚至停用社交媒體」,近六成(59.1%)更表示「避免出席合法集會/遊行」,亦足見教師的個人自由已受侵蝕。更甚者,教育局針對教師匿名投訴進行調查,進一步助長這種檢舉風氣。其中,84.1%受訪教師就認為「教育局/政府」向教育界施加「很大壓力」,是教育局政治壓力的主要來源。就此,針對教育局的處理手法及局方施加的壓力,超過九成受訪教師對「教育專業自主」(90%)、「香港教育發展」(91.8%)、「教育局/政府 」(92.1%)的信心給予負面評價,對這3個範疇的前景已失去信心。扭曲生態影響教育質素教育界動輒得咎,亦影響教學。例如,有80.3%受訪者表示「在教學時避開敏感議題」。然而,政治相關議題不但是學校正規課程一部分(如歷史、中國歷史、通識等科目),也是學校公民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環。面對這些所謂的「敏感」議題,學校有責任、有需要,亦已累積了豐富經驗處理,但隨着整體教學環境的惡化,即使是持平客觀地討論,列舉不同意見,也會被扭曲為偏頗而遭到檢舉。調查未涵蓋教育局最新舉措、國安法落實後等最新發展,但結果已清楚呈現教師的不安、對教育局的不滿。這將直接影響教育質素和專業發展,除令教師須虛耗精力應付外界政治騷擾,亦會破壞師生關係,打擊年輕人投身教育行業的意願。我們必須強調,政府有責任解決社會矛盾。這些衝突,本非源自學校,學校是被社會衝突波及。可是,教育局非但未有設法紓緩學校的壓力,甚至本末倒置,成為施加壓力的主要來源。當教育局選擇放棄理性溝通,不再尊重專業,代之以高壓管治,配合中央官員指示與建制派的行動,將教育變成馴化工具,可以預見,惡化下去香港的教育將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壞。我們認為教育當局要立即停止傷害教育界,早日回歸其應有的本位。...

Continue Reading

【成報】禁歌

很努力地回想,總想不出一首禁歌。是見識太少了吧?還是香港百多年的歷史裡真的不曾出現過一首禁歌呢?如果有過禁歌,按道理應該是知道的,因為被禁的東西最吸引,最引人遐想。記得在大學宿舍的日子,不知誰找了一齣禁片《巴黎的最後探戈》在宿舍裡「公映」,一個相當於兩三個課室大小的大廳,塞滿了趨之若鶩的男女同學,翹首以待,最後卻在呵欠頻頻中各自散去。原來那是一齣小眾的藝術電影,若非當中一個大膽的鏡頭被列為「禁片」,除了少數電影發燒友之外,多數同學恐怕只會聞風而遁。當年的香港甚至以「禁書」著名,所謂禁書,是兩岸的禁書,並非香港禁的書。戒嚴時期的台灣,不允許看大陸的、共產主義的書,連三四十年代左傾作家的文學和學術著作都在禁止之列。著名作家陳映真受魯迅影響甚大,但魯迅作品都是禁書,只能偷偷地讀。他們都羨慕香港,只要飛到香港,魯迅、巴金、茅盾、錢鍾書、馬克思、牛克思,都可以隨意飽讀,享受「禁書」之樂。就是這樣,在我成長的七八十年代,除了一些色情書刊和影片之外,香港並沒有什麼禁區,禁歌更是聞所未聞。沒有禁歌,卻不意味著學生們會隨便亂唱,在學校裡唱什麼歌,學生都會看場合。例如歌星尹光有許多名曲,其實是流傳已久的市井歌曲,不少帶點黃色味道,有些中學同學頗好此道,喜歡閒來哼幾句過過癮;然而一到歌唱比賽,登台的作品,難道他會選唱這些市井歌曲嗎?當然是有板有眼的英文歌啦!在正常的社會氣氛裡,什麼歌該唱不該唱,什麼歌在什麼時候唱,大家自然會懂,不用勞煩政府教導。進了大學,便不期然接觸一大批政治歌曲。當年已是七十年代學運高潮的末流,但大學生仍高喊「放眼世界,認識祖國,關心社會,爭取同學權益」的口號,特別是「認識祖國」。各院校學生會的迎新營,到處都是「紅歌」,新鮮人學習唱著《南泥灣》、《歌唱祖國》、《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多年之後,台灣作家龍應台問一批香港的大學畢業生,哪一首是當年大學生最喜歡的歌,八十年代初的大學生回答說是「一條大河波浪寬」的《我的祖國》,令她十分吃驚。而重要的是,這一些政治歌曲,從來沒有成為港英的禁歌。人們可以自由自在地歌唱,也可以選擇不唱,而不愁有任何後果。歌曲反映人們的感情、社會的思潮,是禁不住的。年輕人的心理,越禁越追求,不唱《我的祖國》,還可以唱《歌唱祖國》;不唱《歌唱祖國》,還可以唱《我愛祖國的藍天》,要不然還有更政治化的《大海航行靠舵手》……如果你是港英政府,你打算禁多少首?...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