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也說「壽終正寢」

教學要把握時機,就地取材,借助學生的學習動機,提升教學效能。例如生物科老師教授昆蟲的時候,剛巧一隻美麗的大蝴蝶飛進課室,這就是一個上佳的教學時機。今時今日,語文科老師也有一個上佳的教學時機。當特首多次避開「撤回」而最終用了「壽終正寢」一詞,全城忽然興起一股熱潮,對「壽終正寢」一詞的準確意思進行深入的考究;網民也忽然對「壽終正寢」的同義詞發生興趣,把近百個與死有關的詞彙臚列出來。這個時候,敏銳的老師不妨抓緊機遇,上一堂精彩的同義詞教學。一般中小學生通常會感到同義詞的學習非常無聊,「死」不就是死嗎?何以古人要創造出那麼多同義詞,弄得大家眼花繚亂?但這次不同了,人們非常認真地考究,原來「壽終正寢」並非隨隨便便地死掉,它的準確意思,據台灣的網上《國語辭典》,是「人享盡天年,在家中自然死亡」,因此用它來形容「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恐怕並不適合。那麼應該用哪一個詞語最為貼切呢?如果我仍是語文老師,而剛巧碰到試後活動沒有其他安排,或者課程仍能擠出一點餘閒的話,我一定會就地取材,加以發揮,請學生列出一堆同義詞,然後請他們加以分辨,選出最適合、最貼切的詞兒。其實,同義詞大多並非絕對同義(故也有人稱之為近義詞),敏銳的孩子很容易分辨出彼此之間微妙的差異, 有些是詞義略有不同,有些是感情色彩有別,也有些是用法不一樣,使我們的語言更加豐富多姿。如果學生語文能力較好,還可以請他們把這些同義詞加以分類,例如:駕崩、薨、卒都是死,用於古代不同的階級。瓜咗、瓜柴、瓜老襯、掛了、賣鹹鴨蛋、玩完,是較鄙俗的說法;而去世、逝世、辭世、長眠、故去等,則是較文雅的說法。又如佛教和尚的死稱為圓寂、涅槃、坐化;道教的道士的死稱為羽化、登仙;基督徒死去則稱為息勞歸主、魂歸天國等等。棄世、自盡是自殺,遇難、喪生、罹難、猝死是不正常死亡,而犧牲、就義、成仁、殉道等死亡則帶著光榮。老師還可以藉此講解一下避諱文化,例如日常往往不會說某某「死」了,而會說某某「走」了,反映我們在生活中盡量避免直接使用「死」字,連帶讀音相近的「四」字也要避諱。有些大廈沒有四樓、十四樓、二十四樓??,以免買家感到不吉利,正是這個道理。由此可見,教學緊貼生活,並非通識科的專利,其他科目一樣可以。有興趣的老師不妨考慮一下這個教學方案。(附記:用「壽終正寢」形容《逃犯條例》修訂「玩完」,其實也是可以的。《國語辭典》在「壽終正寢」一詞下列出第二個意思:「引申指事物消亡。如:『每次整頓交通的計畫,由於執行不力,沒多久,便都壽終正寢了。』」例句中那個整頓交通的計畫實際上也是出師未捷,與「壽終正寢」的原義並不吻合,因為這裡用的是帶有諷刺色彩的「引申義」。在實際的語言運用中,凡是形容某些事物「壽終正寢」,十居其九都是非自然死亡,與用於形容人的壽終正寢剛好相反!語言運用之複雜與趣味,於此也可見一斑。) ...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力抗白色恐怖 堅守教育專業

特區政府硬推《逃犯修例》,引起民間種種抗爭,遍地開花,更驚動國際媒體,不少還讚嘆港人和平示威和集體抗爭的方式,展示港人的高質素和高創意。香港人在這個多月來,從對《逃犯修例》的認識不足和對政治參與的投入不多,發展到現在大家都認同撤回修例是共識,以及大約每3至4名港人便有1人曾出席反修例的遊行,證明不少港人全程投入反修例的運動之中。香港人從不同層面繼續抗爭,希望達致以下訴求,包括完全撤回修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暴動定性、不拘捕、不檢控示威者及林鄭月娥下台、落實雙普選等。平情而論,這些訴求不是全部可即時落實,但政府對這些訴求的說法和態度極其重要。可惜,特首至今用了多個形容詞,由暫緩至最近的壽終正寢,仍然閃爍其詞,不肯直截了當地說會撤回修例。批評通識 轉移視線至於其他訴求,林鄭都沒有答應,連暫時最重要的、且一些親建制人士也贊成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林鄭政府也不肯啟動;如果一個民選的政府,相信已經倒台,並在商討選舉繼任了!特區政府由林鄭至大部分問責司局級官員不再公開露面,也不回應市民訴求,難怪抗爭手法遍地開花,市民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政府的不滿。然而,最近有些人不斷發表針對教育界的言論,把年輕人上街抗爭歸咎於通識科,更有親建制傳媒進一步把矛頭指向前線教師,認為年輕人是被教師「洗腦」和煽動而上街的。這些針對教育界及前線教師的攻擊,不但令教育界承受白色恐怖,亦令前線教師承受不必要的壓力,更無助解決目前社會亂象的根源,反而通識科及教育界卻成為政府管治問題的代罪羔羊。近日,多名建制派人士包括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指摘年輕人上街是緣於通識教育失敗,這些指控根本毫無根據。相反,不少研究包括中央政策組於2016年委託學者進行的研究已顯示,通識科沒有令學生偏激,反而讓學生學習多元和包容,而通識的批判性思考令學生從不同角度和不同立場檢視議題。這份學術研究也在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辦的刊物《港澳研究》刊登,證明得到中央一定的認受。因此,把市民上街的原因諉過於通識科,是別有用心人士轉移視線的手段。教育局作為主事當局,有責任主動向外界澄清對通識科的抹黑。雖然一名通識科教師最近在社交媒體上載一幅對警隊不尊重的貼圖,我自己也認為不恰當,但他在很短時間已經撤回並致歉。可是,建制派和警務人員團體向他窮追猛打,4個警務人員團體,更去信教育局局長施壓,該老師也辭去相關公職,但建制派和親中傳媒仍然上綱上線的誣衊,可以說是對該老師進行持續的政治迫害。我們必須重申,教師與其他公民一樣,享有言論自由、政見表達及參與政治活動的權利,但同時我們會謹守專業,不會因個人意見而影響在課堂上的客觀持平。教師在社交媒體或公眾場合發表個人意見,也是其公民權利的一種。隨意把「洗腦」和「不中立」等帽子套於前線教師,甚至批鬥個別教師,是絕對不能接受的。現時社會對政府的不滿,緣於政府一直未有回應市民提出的訴求,加上警方以過度武力對付示威者所致。對於警務人員團體高調譴責個別教師的行為,我希望他們首先深切反省部分警務人員濫用警權、使用粗言穢語及暴力對待示威者及記者等行為,更不應以「律己以寬、待人以嚴」的態度處事。教育界肩負培育下一代的重責,我們會繼續持守教育專業,以不同角度與學生討論有關議題外,同時必須履行公民責任,為社會不公義發聲。我促請建制派人士,停止向前線教師施壓、踐踏教育專業,還教師免於恐懼的自由。...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淵源與傳承

政治低氣壓之中,有時需要轉移一下視線,以免過度抑鬱。於我而言,到學校參加畢業禮,看看老師,看看學生,便恍如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氣,令我心曠神怡。 這一天,我到民生書院小學參加他們的畢業禮。學生一身白色校服,樸素整潔,常帶笑容,有禮而謙和,討人喜歡。他們坐滿禮堂的左邊;右邊則是他們的父母親人。 我在演講時對學生說,我雖非民生書院的校友,但與該校很有淵源。第一層淵源,是我在香港大學唸書時的校長黃麗松博士,也是港大第一位華人校長,正是民生的第一批畢業生;而黃麗松校長的父親黃映然老先生,正是民生1926年創校的校長! 我因為擔任學生會副會長的緣故,有機會與其他閣員一起獲邀到校長宿舍晚宴,得以近距離與校長接觸。他平易近人,鼓勵我們做好學生會工作。他說,大學學生會由學生自我管理,參照英國的國會的形式,經常要進行辯論,因此是培育未來議員的好地方(當時怎麼也想不到我在三十年後成為議員,他這番話會應驗在我的身上。我在黃校長的追思會上也提到這番說話,民生書院中學的陳嫣虹校長聽到之後,特意在我其後探訪民生書院時送我一冊黃麗松校長撰寫的回憶錄《風雨絃歌》,而且是珍貴的作者簽名本。) 第二層淵源,是我的學生之中,不少人到了民生書院小學任教。畢業禮當天共有四位老師與我相認,大多數是我在教院任教時的學生,如今都成了學校的中層骨幹。我非常高興地與他們合照——身為老師,看到學生成材,在各自的領域中發光發熱,是莫大的安慰。 我向現場的同學總結說:「我的校長是這裡的校友,他的父親是這裡的創校校長;而我教的學生,又是你們的老師,你們說,是不是很錯綜複雜的淵源?」同學之間突然爆出一聲「是啊!」不禁閧堂大笑! 也許,這也是一種傳承,一種連接上下近百年、綿延不絕的傳承。...

Continue Reading

【信報】青年的吶喊

我反對暴力行為,過去如此,今後也將如此。無論警方在6月12日對示威者使用的過度武力,還是年輕人7月1日在立法會的破壞,這些行為,都不能接受,都應該反對。作為立法會議員,對於立法會大樓遭到的嚴重損害,更是痛心。暴力只會帶來傷害,它不能夠為運動帶來更大的道德感召力量。相反,小部分人使用暴力,容易被對方用作藉口,轉移社會視線,並且令自己的支持群眾分化。五大訴求清晰 政府為何不理6月27日,我在立法會辯論張華峰議員的休會待續議案的15分鐘發言中,用最後一分鐘講了以下的總結:「我希望無論什麼人都應該克制,無論警方或市民都應該克制、和平。警方由於濫用武力,失去了道德高地;市民如果濫用暴力,也同樣會失去道德高地。」所以我殷切希望,大家今後選擇行動方式的時候,能有更多的思考。不過,對於目前香港的困境,暴力與否只是問題的一端;我們同時應該要問,好端端的年輕人何以非衝擊不可?感謝眾多記者朋友在即場的詳盡報道,讓我們得以略為了解現場的年輕人的心態。他們在現場破壞象徵香港政治制度的議會設施,同時互相提醒要保護立法會圖書館的文物等。他們很清楚闖入立法會將要承受的後果,卻仍然選擇以這個方式表達訴求,是向社會傳達強烈的訊息:何以經歷了100萬、200萬市民和平上街,政府竟然都可以巍然不動,對市民的訴求不聞不問?儘管我不同意他們採取的手法,但我們應該留心傾聽他們發自內心深處的吶喊,他們的掙扎、焦躁、失望與渴望。當晚立法會示威區內外還集結了成千上萬沒有參加衝擊的青年,他們代表了香港整整一代的青年。幾次大型遊行,幾乎可以說是全民示威了,5大訴求如此清晰,政府何以至今還不理會、不回應呢?整個6月,除了道歉之外,政府做過什麼呢?青年躁動,成年人不也一樣躁動嗎?青年人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同樣,政府更要為自己的作為(及不作為)負責!如果政府及早回應市民的訴求,我們是否可以避免生命的損失,避免市民焦慮升級,避免這一切不必要的衝擊呢?我們是否可以避免讓一整代的青年在躁動和恐懼中,墮入可能非常嚴重的法律羅網呢?在事情變得無可挽回之前,請政府真誠而負責地回應市民的訴求!暴力是必須反對的,但更重要的是,化解社會矛盾,杜絕產生暴力傾向的根由。政府負有最大的責任。...

Continue Reading

【成報】Be Water

最近潮流喜歡講「Be water」,這是李小龍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留下的金句。李小龍無疑是開天闢地的武打巨星,但較少人留意到,他在華盛頓大學是修讀哲學的。直到今天,李小龍之所以在全世界仍有不少追隨者,是他在令人讚歎的身手之中注入了獨特的思想——「會思考的拳頭」,正是他超越其他武打名星而不朽的原因。1971年,李小龍在一齣美國電視劇集Longstreet(長街)客串飾演武術教練,第一次發表「Be water」的議論, 同年又在接受加拿大PierreBurton訪問時重覆發表這番議論。如今「後李小龍」的新生代仍可以在Youtube輕易找到相關的片段,感受其獨特的語調和睥睨一世的自信氣質。他的原文如下:「Empty your mind. Be formless, shapeless, like water. Now you put water in to a cup, it becomes the cup. You put water in to a bottle, it becomes the bottle. you put water in to a teapot,it becomes the teapot. Water...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善用空置校舍 為社區資源增值

政府早前公布20多間位於市區、面積超過100平方米的政府空置校舍及物業清單,當中不少已閒置超過10年,嚴重浪費土地資源。參考舊區或舊樓重建的經驗,政府若能地盡其用,善用這類空置物業,例如讓設施低於標準的學校重建改善環境,不單能令建築物「再生」,更能為社區設施「增值」,讓師生和居民也相得益彰。雙重資源浪費按政府分類,政府的空置物業大致分為校舍和非校舍兩類,例如這20多處市區空置物業中,5間為空置校舍,佔地面積由1900平方米至3700平方米不等,被「投閒置散」兩年多至12年多。以本港的樓價水平計算,5間校舍涉及的價值已經不菲,何況全港的空置校舍數目,當然遠超於5間。截至2017年4月,經教育局確認不再需要而交予規劃署作中央處理的空置校舍有183間,部分已建議用作住宅發展,而教育局現時保留的空置校舍則有10間。我曾經到過或路過一些空置校舍,校舍門窗破爛、雜草叢生、滿布霉菌、蟲鼠橫行。難為有部分因上層校舍「人去樓空」,下層仍在辦學的學校則更遭殃,由於空置部分缺乏管理,它們被迫忍受上層不斷漏水,霉菌滋生的困擾。事實上,校舍長期空置不單浪費珍貴的土地資源,政府每年還要額外花費公帑管理。根據立法會審核政府的開支預算,教育局於2013-14至2019-20年度,因管理空置校舍涉及保安巡邏、防治蟲鼠、清理垃圾、清潔及除草的開支,由72.7萬元增至196.6 萬元,豈不是雙重資源浪費?香港土地資源匱乏,開發新土地不容易,規劃和建造也需時,難以解決市民對土地需求的燃眉之急。因此,善用現有土地資源,包括利用空置校舍,配合重建改善環境,釋放建築物空間和發展潛力,無疑是紓緩土地不足的重要出路。我一直關注設施低於標準學校的苦況,不少學校連基本的禮堂、標準圖書館、音樂室,甚至消防安全設備也沒有,既影響教學效能,對師生安全也潛在風險。釋放土地資源從我過去幾年走訪學校的經驗所得,不少學校提出的重建方案,值得政府考慮及研究。這類學校的樓齡一般已超過40年,校舍面積低於3000平方米,建築物嚴重老化,即使教育局每年為學校進行大小維修,也難以把校舍設施提升至現代的標準。學校在社區扎根多年,與社區關係密切,難得校舍上半層或毗鄰為校舍空置,正好為學校提供空間作分階段重建及擴建。除了徹底改善教學環境之外,更讓學校有條件開放校園,在課堂以外的時間,更有效地配合社區的發展需要,例如為青少年提供更多課後活動的空間、釋放更多的練習場地及體育設施、推動長者學苑、家長教育等,成為終身學習的資源中心,對於居住環境狹窄的香港來說,這類資源共享的空間格外珍貴。特首林鄭月娥在去年的《施政報告》中,宣布加強在政府用地落實「一地多用」的多層發展模式,以善用有限的土地資源,包括透過重建政府設施改善社區環境。若然學校附近有合適的空置校舍或社區設施,政府跨部門應積極研究,協助學校和社區加快重建、創造空間,以紓緩社會對服務設施,例如學前教育、各類院舍的服務需求等,相比政府動用200億元購買私人物業提供社福設施,發揮的成效可能更快和更大。...

Continue Reading

【成報】真真假假

在人手一機的年代,資訊發達已經到了一個令人難以招架的程度。虛假消息乘虛而入,無論是善意或惡意,都令人眼花繚亂,不少人在真假難分的資訊海洋中難辨方向。特別是最近局勢緊張,每個人都如飢似渴地在手機尋找「真相」,朋友間分享大量消息和影片。我曾經一覺醒來,共有一百多個短訊群組有新訊息,有的群組的新訊息又多達一百多個,單是按一遍已經花掉個多小時,試問還能逐一加以咀嚼分辨嗎?現代科技帶給我們傳訊的方便,但也帶給我們極度的苦惱。在古老的年代,我們的消息來源依賴大眾傳播媒介,公信力高的媒體都有嚴格的編輯把關,會再三核實資料的真確性,一旦誤報,機構的信譽會大受打擊。那個年代,我們可以依賴媒體的把關。然而,今天任何人都可以成為傳播媒介,某甲是個信得過的朋友,但他很可能從沒有意識到自己作為消息傳播者的責任,從不核實就把消息和影片散播開去,來自他的消息,必須由自己審查其真確性。然而並非每一位接收者都有審查的意識和能力,於是接收者又變成了傳播者,把真真假假的消息和影片再次傳播出去……「謠言止於智者」,可惜網上的智者和不智者都太多,假東西泛濫成災。更要命的是,一些人利用網絡這個天然的缺陷,刻意地散播假消息,以打擊對手,愚弄人民,甚至撈取利益。美國的特朗普被指控通過集團機構在網上散播虛假或扭曲了的消息愚弄選民,打擊對手希拉里,在大選中取得勝利云云,目前仍不知道是真是假,但這種操作是的確存在的。當人們獲得大量資訊並參與傳播更大量的資訊時,他們可能以為自己掌握更多真相,但實際上可能只是被更多偏見和虛假的訊息包圍而不自知。怎辦呢?我建議:第一,兼聽則明,多看不同觀點的資訊,加以比較。第二,認真查詢訊息的來源是否可靠,盡量找到訊息的源頭。第三,不要輕信,運用常識加以判斷。還有一點,做一個負責任的傳播者。沒有認真核實過的資訊,請勿轉發,拜託! ...

Continue Reading

【成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宗教探討的是人生終極的問題。我們往往會敬重真正虔誠的信徒,不管是何種宗教,因為他們常有超越世俗的信念,令他們顯得專注、純正,遠離困擾人心的慾望和恐懼。過去一個星期,金鐘的示威演變成硝煙四起的戰場,催淚彈刺鼻攻眼的煙霧使人想起了早想忘記的五年前的景象,而這次還加上了橫飛的橡膠子彈和布袋彈,人群奔跑、么喝、號哭,空氣中瀰漫著焦灼與不安。然而,在一條通往政府總部和立法會的高架行人天橋上,這幾天,卻洋溢著天使般的歌聲,令經過的人,無論是否信徒,都可以得到一刻的寧靜。那歌聲,從早到晚,毫無間斷,反覆地唱著同一首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Sing Hallelujah, Sing Hallelujah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全首歌只有四句歌詞:用歌聲讚美主,用歌聲讚美主……憑著優美的旋律,那些虔誠的信徒走到衝突的最前線,從早到晚,從早到晚……如今回想起來,我並非一開始就留意這群唱歌的信徒。示威現場素來開放,誰都可以進出,有人喊口號,有人唱歌,各適其適。不過這麼一大群信徒唱歌,難免會留下一點印象。記憶中,他們首次出現在添美道,在立法會停車場入口對開的空地,早在六月八日晚上,他們就在這裡唱歌。六月九日清場,我曾經這群信徒一起面臨暴力的恐懼。我當時被拒於立法會門外, 無法進入, 與這群信徒站在一起, 他們仍在唱歌, 唱那首榮耀歸於上主的歌, 也許是想用歌聲感化現場的人。然後, 全副武裝的警察衝過來了, 催淚彈也來了, 刺鼻攻眼的催淚煙也來了,這群和平的信徒與其他市民一樣要狼狽奔逃……奔逃了的市民會重新集結,而這些信徒也一樣回到衝突現場的最前線,在清場之後,他們便到了天橋之上,繼續馬拉松式唱歌。我沒有問他們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次數會否已打破世界紀錄,也沒有問他們唱歌的原因。不過我想,倘若沒有那一種屬靈的專注與毅力,怎可能抵抗硝煙,鍥而不捨呢?...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教協為什麼啟動罷課不罷教

因應最近嚴峻形勢,警方向示威市民施放大量胡椒噴劑、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等,教協宣布啟動罷課。香港的「罷課」與外國的不同,實際上不是一般的「罷課」;自1973年以來,每一次都強調「罷課不『罷教』」,師生仍要回校,仍然有教和學,只是擺脫平日的教學內容,改為關注某一個重大的社會議題而已。我完全明白,臨時安排全新的教學內容並不簡單,相信校長和老師們一定為此忙得不得了。警方拒絕議員溝通我們收到逾千位老師在短短一兩日間要求教協號召罷課。但坦白說,做校長和老師的,誰想罷課!罷課完全是倒行逆施的政府逼出來的!修訂《逃犯條例》固然激起了上星期日(6月9日)百萬市民上街反對,但更令人反感的是政府無視民意,竟在遊行結束後馬上宣布照常審議法案,簡直是與民為敵,視民意如糞土!然後,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星期二(6月11日)突然宣布加快審議法案,把本來最少要3至4個星期才完成審議的法案,用天天加會的方式,趕在下周四投票,明目張膽配合政府行為!當多數社會領袖呼籲至少應該暫緩立法的時候,當權者的回應方式竟然是加快!我們更憤怒了,本來計劃把罷課的日期提早到下周初,那學校仍有好幾天時間籌備。然後,是前天(6月12日),催淚彈、橡膠彈、布袋彈橫飛,警棍亂舞,如同5年前的9月28日的87枚催淚彈一樣,令我們不得不宣布馬上罷課。直到如今,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林鄭月娥那麼堅持修改一條法例,即使各界反對、百萬人遊行也在所不顧,還要強行並且加速通過?我更不明白,6月12日,警察何以要如此粗暴對付年輕人?我向來是尊重警方的,這一天,我親歷了刺眼的催淚煙,目睹了整體相當和平的示威群眾如何被追打,還看過無數由市民攝製的短片,重傷的明顯大部分都是市民。香港應該是第一次有被槍傷的示威群眾,其中一位受傷者是我們的會員老師,還有某傳媒機構的採訪車司機受重傷一度瀕危……他們就是政府口口聲聲的暴徒嗎?還有,我們議員過去會在警方和示威者之間居中調停,希望避免誤解,減少傷亡,警方一向對我們也很尊重。不過,今次也變了,我和張超雄、莫乃光兩位議員星期三晚上在金鐘道現場嘗試與警方負責人溝通,警方負責人不僅拒絕溝通,還馬上轉身離去。不久之後,警方就向群眾進攻,連我們幾位也要與群眾一起奔逃!年輕人創造小奇蹟我感到心寒,為什麼不肯作出事先溝通和警告呢?為什麼不願意讓人群和平散去,非得要打人不可呢?試問,這怎能改善市民對警方的印象呢?而且,把輕微的衝擊定性為超嚴重的「暴動」罪,務必把一腔熱誠的年輕人打入十八層地獄,又是一種什麼心腸呢?這一晚,香港的燈飾依然璀璨,香港卻一下子變得陌生了……罷課,未必可以改變什麼,但至少是分清是非黑白,喊出強烈的呼聲!有一些朋友誤以為教協宣布罷課,是推學生到危險前線;其實剛好相反,罷課是把學生留在安全的校園,在校園也可以表達他們對事件的看法。昨天,我也參考了一些校長的意見,特意一再呼籲所有師生都要注意人身安全,尤其是未成年的中學生應避免到危險地段,應該回校和留在安全地點。我們也一再呼籲,希望所有參加者都抱持和平、理性、堅定的態度。經歷了這幾天,我看到了黑暗,但也看到光明。6月9日的100萬市民震撼了全世界!6月12日早上的金鐘則是數以千計的熱切的年輕人,非常和平,非常有禮,非常有創意;是他們的團結,創造了暫時延遲法案審議的小奇蹟!當然,我還是希望大家堅持和平的方法,這是團結社會的重要原則。我明白長時間的等待是不容易的,不過當一部分人在某個時刻按捺不住,開始使用較為激烈做法的時候,就會授人以柄,被狡猾的對手拿來做鎮壓的藉口,轉移社會的注意力,得不償失啊!老師們,你也不妨與同學分享、討論這些觀點。...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又來一次移民潮

最近不少朋友碰頭時就在談論移民的事,不少人不只談,而且已經付諸行動,台灣、英國、加拿大、歐盟……哪一個地方好,哪一個地方移民容易,不少人已經探聽得一清二楚。移民潮對於香港人絕非新鮮事,大多數香港人都是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從大陸不同地方逃到香港的,不少是逃避戰亂,或因政權易手,成為了第一代香港人。到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出現了第一波向外的移民潮。因為主權回歸與六四事件,第二代香港人為保安全,不少人移民外地,又或者把家人安置在外,自己則留在香港工作,俗稱「太空人」。不少事業有成的香港人遠走他方,人才大出血。過去二十年間,移民不絕如縷,但是這第二波採用了新形式:移民幼齡化,或「讀書移民」。不少人繼續在香港謀生,卻把年幼的子女送到外國讀書,這些青少年在適應了彼邦的生活方式後,往往便去如黃鶴,不再回來了。這十幾年,生育率不斷下降,整體社會老齡化,而年輕一代則不斷流失,可謂雪上加霜。移民幼齡化,家庭也付出沉重的代價。撇開金錢不計,親情的代價也是不輕的,有些幼齡子女到外國生活,離鄉別井,在最需要家庭溫暖的時候享用不到家庭溫暖,關係丟淡了,到了長大之後,習慣了獨來獨往,親情也就變得疏遠。至於唸國際學校,英文比中文好,普通話比粵語好,兩代之間出現文化斷層,也是另一種親情的代價。現在可能正在出現第三波的移民潮。這一次來得很急,很多人其實早有長期準備,但又捨不得香港的生活與親戚朋友,遇到近幾個月形勢陡變,便加緊辦理各種手續了。對於很多香港人而言, 這都是很無奈的選擇。不過,也有不少人堅持不走,有一位資深傳媒人在雜誌撰文說:明明是有人犯錯,為何反而要我們市民承受後果,要遠走他方呢?想一想,又不無道理。我從沒有想過移民,但也很明白其他市民的心情。這裡的市民深愛這個城市,也以此地為榮,如今弄得人心浮動,實在令人扼腕再三!但願集眾人之力,在山重水複疑無路之際,香港柳暗花明又一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