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四個警察協會去信中大校長

葉建源議員、涂謹申議員回應四個警察協會去信中大校長2020年11月6日就四個警察協會致中大段祟智校長的公開信,葉建源議員認為四個協會的語氣非常輕佻,言帶輕浮,有嘲諷之感。信件內容諸如「有如斯宏願,勇於承擔任重道遠的責任,確實值得高度表揚,假如去年閣下沒有違反求證求真的科學精神之下發表失實言論的話」、「段校長身為一名科學家竟然忽視如此重要的原則,僅憑被捕學生的片面之詞便公開對警方作出質疑,謠言止於智者之說頓成笑話」等方式,對去信一個大專界、知識界、教育界的重要代表人物而言,是非常不尊重。就著信件內容,四個警察協會主要是回應去年10月18日段校長的一封信。葉建源議員認為該信內容並無偏頗,信件只是要求學生得到公平處理、被捕人士應有權利不被剝判、實現公平公開公正的調查,及表明在經過查證後,應譴責涉嫌不當使用暴力及違反人權的警察。信內雖提到要譴責警察,但卻表明是在經過查證後,對象亦僅針對涉嫌使用不當暴力的警察,並非要針對整個警隊。葉議員認為該信的內容非常公道,對四個警察協會在一年多後重提舊信,在嘲諷段校長之餘更要求段坦承作出交代的做法感到難以理解。葉建源認為,如警察協會是代表警隊,警隊亦應反省自己的過錯,亦質疑警隊的自省能力。葉引述信件內容「承認自己的過失是重新出發的先決條件」、「是否應該先檢視一下自己曾犯下的過失」,要求四個警察協會及警隊能說到做到,面對過去一年警隊的所作所為,承諾讓社會有一個公正的查證機會,以公平、公正、公開的方式調查事件,亦反問警隊拒絕獨立調查的原因。葉建源重申,只有警隊坦承接受獨立調查,公眾才會信服,單方面指責段校長的做法亦與他們的身份並不相符。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對協會向段校長發出如此冷嘲熱諷、尖酸刻薄的公開信感到驚訝。他指出,今天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在出席警隊記念日時,表示要把握逐漸回復平穩的局面,凝聚社會對警隊的支持;但這封全港市民都可讀到的公開信正正與此背道而馳,批評警隊職方協會相隔一年仍然要追殺段校長,迫他當眾「跪玻璃」認錯,是猶如文革時「人鬥人」的扭曲心態。涂謹申認為段校長早前的公開信,所提出的關注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要求都十分中肯,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支持段校長;但協會現在發的公開信分明是要挑釁段校長和香港市民,是火上加油,是要顯示所有不支持政府的人都沒有「沉默的自由」!因為他們會追著你,即使是一年後,仍然要「擘開你的口」,要你跪玻璃認錯。涂謹申對警隊代表現時用這種心態做事,感到十分嘆息,認為警隊要做的是自我反省,有錯就要汲取教訓,不要認為自己百分百正確。涂謹申希望處長,以至特首可以關注事件,是否都認同協會的做法對凝聚社會對警隊的支持有幫助?涂相信,段校長是世界級學者,有視野、氣魄和能力處理事件,不會被一封信「鬥倒」;相反,世界只會看到香港政府如何對待一位學者,是如何的質素。他亦希望段校長不要因為政府中有人做了這些挑釁舉動,不開心而離開,否則會是香港的損失。涂亦擔心事件會影響國際級學者來香港,影響中國培育人材的目標。...

Continue Reading

葉建源回應梁振英言論

【梁振英何不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梁振英說要調查教師,因為教師導致青年激進化云云。大家都知道,青年激進化的核心原因,是林鄭政府施政漠視民意,是警方濫權濫暴,梁振英如果真的要調查青年不滿政府的原因,應該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梁振英假裝看不到問題的核心,然後莫須有地、選擇性地攻擊教師,正是他虛偽的表現。梁振英又援引英國TRA的例子,但他提也不提英國的制度絕對不接受匿名投訴,而且設有公平的聆訊制度。卻只刻意地放大一點,大做文章,以合理化他隨意攻擊教師的卑劣做法,這當然也是虛偽的表現。...

Continue Reading

駁斥教育局對被釘牌老師的誣蔑 團結一致全力上訴維護老師尊嚴

教協新聞稿2020 年 10 月 11 日教育局在 2020 年 10 月 5 日晚上通過傳媒發佈取消一位小學老師(相關老師)的註冊,並在翌日召開記者會向公眾解釋。這是香港首次出現教師因教學理由而被除牌的個案,被除牌者不僅即時失去工作,而且是永遠喪失執教的機會,甚至被禁止踏足任何校園!這是非常極端的懲罰方式,是教育界的「極刑」,只適合用於對犯事極其嚴重、對孩子有極其嚴重威脅的重犯身上。今次教育局使用「極刑」,卻又無法提出有說服力的論據,不少市民對判決感到憤怒,教育工作者更擔憂動輒得咎,政府的決定,實際上是一次旨在殺雞儆猴的政治操作。過去三個月,教協一直協助相關老師,對來龍去脈有一定了解。我們對教育局在記者會的解釋甚為詫異,因此在過去幾天進一步搜集資料,確認教育局的說法嚴重誤導市民,對相關老師和學校都是一種誣蔑,我們認為必須講事實,正視聽,為老師和學校討回公道。(一)事件概要九龍塘宣道小學(宣小)是一所私立小學,學校因應其教育宗旨,多年前開設「生活教育」的校本學科,是關於學生成長、德育、公民教育等各方面的內容。隨著學生長大,高年級也有一些涉及社會時事的課題。這一科沒有考試和家課,每個循環周佔兩個相連教節,即一個小時。每個題目通常在兩個循環周完成,即共有兩個小時(120 分鐘)。這一科的全部教材都由老師分工自行設計,多年以來,多數課堂逐步形成一種「影片 — 討論 — 工作紙」的流程(播放影片和討論往往多過一次),老師通常藉由影片帶起話題及提供教學內容,引發學生討論後在課堂時間內完成工作紙。老師的批改一般沒有標準答案,也沒有分數。引發相關老師被取消註冊的是該校小五及小六「生活教育科」內「言論自由」的課節,在 2019 年 3 月施教,利用當時民族黨被取締時帶來的爭議,帶出言論自由會否受到影響。相關老師過去曾教授這一科,但在該學年並沒有任教,按學校邀請負責設計這課節。老師如常地挑選影片,撰寫教案,製作工作紙,供其他老師施教。施教之後,校方並無接獲任何查詢及投訴,一切正常;學期終結時學生對這一科的評價,也十分正面。半年之後,即 2019 年 9 月,教育局收到一位自稱家長的匿名投訴,派員到學校了解情況,接觸老師和學生,並取得一大批資料。直到 2020 年 3 月,教育局要求校方進行調查,校方在 4 月提交報告。6 月,教育局致函六位老師(包括校長)要求解釋。7 月,教育局收到老師解釋後再次致函相關老師,表示打算取消其教師資格,老師可作最後辯解。相關老師隨即尋求教協及律師協助,向教育局提交詳細的辯解。九月下旬,教育局致函相關老師,取消其註冊,老師即時停止教職,並根據《教育條例》的規定,不僅不能再執教,甚至不能再次踏足全港任何一個校園,這無疑是最嚴苛的懲罰。(二)程序的不公義教育局記者會後,教協經過詳細的了解,認為教育局這個判決,無論在程序上或實質上,都沒經過嚴緊的調查,極不專業,必須駁斥。(a) 教育局的整個程序都是「黑箱作業」,沒有公開文件闡述其取消註冊的流程、人員和準則,完全缺乏透明度。(b) 整個取消專業註冊的程序由行政官員包辦把持,由可以沒有教師專業註冊的常任秘書長作決,一個專業註冊的教師便被決定命運,非常荒謬。(c) 學校已經進行了詳細調查,並把調查報告提交給教育局,清楚解說學校沒有刻意灌輸任何港獨思想的意圖,教育局沒有解釋不接納學校報告的原因。(d) 各個專業行業都有聆訊這個程序,讓控辯雙方有機會當面陳述,連教育局設立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也設有這個制度,唯獨教育局沒有,是制度上的嚴重缺陷。(三)實質的不公義今次教育局所判的屬教育界的「極刑」,足以完全摧毀一位老師的前程,令其永不翻身,而且蒙受巨大的污點;如果另有家長身分,更無法參與在校內舉行的任何會見老師、親子活動和參與子女的表演和活動。如此嚴重的懲罰,涉事的老師必須是犯了大罪,並且證據確鑿,毫無疑點,方能算是符合比例的懲罰。然而,教育局所舉出的「罪證」極其薄弱,而且不少帶有誤導的成份。1. 請問老師有何動機?有何預謀?首先,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李美嫦在記者會中指出相關老師的罪名是:「有計劃地散播『港獨』的信息,亦有不少偏歪和扭曲的內容,對學生構成嚴重的影響和損害,嚴重違反教師專業操守。」又說:「在這個個案中,有關教師雖然沒有干犯罪行,但由於案情非常嚴重,直接影響和損害學生,我們根據《教育條例》取消其註冊。」可是:(a) 所謂「有計劃地」散播港獨信息,一般人會理解為有目的、有預謀、有步驟地,務求把港獨訊息灌輸給學生,因此有關人士應該是有強烈動機,會用盡方法(例如一再重複),利用所有機會(例如利用上其他科目的時候)去做這一件事。(b) 然而,讓我們看看教育局副秘書長陳蕭淑芬的解釋:「這是有計劃地散播港獨的訊息,因為教案、教材和工作紙是需要花心思設計的。在過程中,教師需要考慮教學目標,因應學生的需要,為教學的重點搜集資料、準備教材同設計教學策略,以及設計工作紙幫助學生鞏固學習。」原來所謂「有計劃地」,只是教案、教材和工作紙「需要花心思設計」而已。(c) 然則教育局是否已經掌握相關老師有動機、有預謀、有步驟地務求把港獨訊息灌輸給學生的事實呢?動機是什麼?預謀在哪裡?一位有動機、有預謀的老師,為何在其整個教學生涯之中,教育局只能在其設計某單一個課題的時候找到所謂「散播港獨」的因素?而在這單一個課案之中,相關老師只是被動地獲邀,而且負責教材的設計,連教學也沒有份!2. 所謂「85 分鐘」集中講述民族黨和港獨問題這節課的主題是「言論自由」,但教育局硬說真正的主題是「港獨」,其依據並非上課的實際情況,而是相關老師編寫的「教案」(教學計劃,lesson plan)。陳蕭淑芬在記者會指出:「教案顯示,教師會用 50...

Continue Reading

十問教育局 ——誤導公眾、羅織罪名、政治謀殺?

【教協新聞稿】2020年10月9日十問教育局——誤導公眾、羅織罪名、政治謀殺?一問:投訴是真的關心子女,還是有政治目的?相關課堂只有兩堂,並在2019年3月完成,反修例事件也未開始,一直也沒收到任何查詢或投訴。直到6個月後即2019年9月才只收到一位匿名、自稱家長的投訴,但接受課堂的六年級學生已經畢業,教育局接到這樣的投訴,為甚麼不感到奇怪:這家長的投訴是否合理?是真的關心子女,還是政治目的作出投訴?二問:只憑教案上的文字去判斷教學動機,是專業的調查嗎?老師只負責編寫教案,沒有親自授課;教育界人士都清楚知道教案是老師的課堂規劃參考,讓老師得知教學背景,以應對學生就課題可能提出的疑問,課堂上不會照讀教案內容。教育局根本沒有實地觀課,只憑供授課教師參考的教案上的文字作判斷,稱教案會影響到學生,這是專業的調查嗎?三問:教其他「艱深議題」教育局卻沒認為不適合,是否雙重標準?教育局說老師錯誤高估學生的理解能力,但這所私小的生活教育科是校本課程,學生程度也似乎相對較高,高小學生還有兩堂學習「認識伊斯蘭國及北韓」,以前的學年也有類似課程,例如「英國脫歐」,教育局卻沒認為不適合,這是否雙重標準?作調查的教育局官員,多年未有實際教學,是否低估了現今學生的理解能力?四問:是否刻意隱瞞事實?教育局曾突擊到學校了解(當時沒有說是調查),也查問了一些由官員抽樣出來的學生,學生都說課堂的目的一如老師所指的是「言論自由」,老師不是說「港獨」,學生也表示不支持「港獨」,教育局向公眾交代事件時從來沒有提出,是否刻意隱瞞事實?五問:是否符合程序公義?在10月6日的記者會,教育局提出的一些「罪名」,有關老師是第一次聽聞,包括教育局不滿教案上的時間分布和「要求學生舉手表態」等等。但為甚麼這些具體指控不在之前給老師的書信中提出,讓老師可以作出解說及申辯?然後教育局卻以一些未經老師解說、甚至未有核實是否發生過的內容,就作出取消註冊的決定,是否符合程序公義?六問:將個別例子當作教學重點,是否錯誤判斷?還是插贓嫁禍?記者會上官員指控教案顯示課堂用50分鐘詳述香港民族黨的宗旨,用35分鐘談論藏獨、台獨等分裂國土的議題,教育局有沒有了解這些時間分配是否真實地在課堂出現?有沒有了解到有關民族黨等的內容,只是例子和背景資料讓任教教師參考,並不是詳細向學生教授的內容?教育局將個別例子當作教學重點,是否錯誤判斷?還是插贓嫁禍?七問:有限時間及一次課堂,如何能得出「有計劃散播港獨」的結論?官員指老師「有計劃散播港獨」,但只涉及兩小時的課堂,當中半小時是影片播放,且是香港電台鏗鏘集的完整影片,學生觀看後還要書寫工作紙。在有限的時間及一次的課堂,如何能得出「有計劃散播港獨」的結論?八問:是否刻意誤導公眾?官員指學生無表達個人意見空間,只能記住影片內容書寫,教師是將有關思想及槪念強加於學生,但課堂上播放的影片,訪問的嘉賓也有正反立場,例如立法會議員劉國勳說:「任何違法或者推動港獨嘅行為都應該被禁止」、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說:「言論自由從來都唔伸展到危害國家安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說:「呢種港獨、自決的言論係違反咗一個兩制同埋基本法嘅憲制嘅要求」。為甚麼教育局在記者會沒有向公眾提及教師的教學內容,也包含這些反對港獨的觀點?教育局是否刻意誤導公眾?九問:是否濫用公權力?教育局說曾給老師兩次書面答辯,但老師要求口頭申辯,起碼可以清楚表達對指控的回應,教育局有何理據拒絕面見?未有面見便立即判以極刑,這不是濫用公權力嗎?十問:還是否重視教師的基本人權?事件發生之後,有人罔顧保障個人私隱的法律權利,不斷放話,要求辦學團體、學校、家長等,公開有關老師資料。但教育局對此恫嚇教育界甚至是市民大眾的行為,至此不吭一聲,請問教育局究竟還會否保護教師的基本人權? 還是在現任和前任特首政治鬥爭下,犧牲教師的基本權利?如果教育局未能充分回應以上任何一點,即對相關老師施以極刑,就是失職誣衊,就是持權恐嚇,教協定必追究到底。...

Continue Reading

葉建源回應教育局取消一位小學教師的註冊

立法會議員(教育界)葉建源回應教育局記者會 2020年10月6日 (一)關於教案:教育局的調查犯了嚴重的謬誤,是只看文件辦案,誤把教案視為真實課堂的完整劇本: (1) 例如教育局以為教案中的第二部分共50分鐘,全部用於講授社團條例和介紹民族黨,沒有講授言論自由的問題。其實這大錯特錯,因為其間需要用25-30分鐘播放《鏗鏘集 ( 觸不到的紅線)》,其中不少篇幅講述言論自由問題,並沒有偏離主題,但教案中一句也沒有介紹,以致單憑閱讀文件的教育局官員全不知悉。而且學生需要回答工作紙的問題,需要時間書寫,餘下的時間根本不多。教案中的資料其實只是供教師參考用的背景資料和教學提示。而實際上,任教的老師還可以自行演繹。(2) 又例如第三部分共35分鐘,是一個課堂的總結,也須播映短片和回答工作紙的問題,情況與上述一樣。因此,教育局在調查過程中,只根據教案上的文字資料作判斷,是一個專業上疏懶和不確的做法。 (二)關於調查:教育局的上述錯誤,如果有面對面的提問機會,完全可以避免,但教育局並沒有聆訊的程序。事實上,教師曾要求以oral hearing解釋,這樣才可以解釋課堂中的實際情況,但教育局不置可否。又例如,教育局指老師迫學生就議題作政治表態,但事實上,在課堂上提問,請同學舉手,是讓同學參與課堂活動,並非真要學生作政治表態。要證實情況,就應該有oral hearing,在問答的過程中查找真實情況。反觀其他專業如果要停牌,必定有聆訊的過程,讓被投訴人辯解。 (三)關於政治角力:我們目睹現任特首和前任特首之間的角力,老師成為犧牲品。希望今後不要再有人為了證明自己有力整治教育,就犧牲了老師。 (四)關於註冊制度:其他專業都有自己的註冊制度,由自己的專業人士加上若干社會人士進行聆訊及作懲處決定,只有教育界是由教育局的官員單方面調查及決定。今次除了要協助被除牌和被投訴的老師取回公道之外,還要改善整個教師註冊的制度,不可以再由教育局一手包辦。 教協將全力協助老師上訴。...

Continue Reading

回應教育局取消一名教師的教師資格

教協新聞稿 就教育局取消一名教師的教師資格,教協回應如下:1. 教協一直跟進有關個案,並深入了解情況,認為教育局決定取消該教師的註冊,處以教育界的極刑,程序既不公義,結果也絕不合理,教協正協助老師全力上訴。2. 對於教育局指老師有計劃地散播港獨信息,教協認為完全不符實情;而該局在沒有認真聽取答辯的情況下,單方面作出判決,還向學校校長和老師分別發出譴責信和書面警告,是恫嚇學校管理層的卑劣行為,教協認為絕對不能接受。3. 教協認為教育局未能做好本身應有的公正公平的調查工作,還為求自保和推卸政府在管治失誤的責任,諉過於教育界及個別教師,過程中黑箱作業,不辨是非,教協對此予以強烈譴責。...

Continue Reading

全力抵抗政治壓迫 捍衛教師權利 教協就「803基金」申請司法覆核一事之回應

【新聞稿】2020年9月30日由前特首梁振英創立的「803基金」今日(30日)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教育局公開已被裁定專業操守失當的教師姓名、涉事學校的名稱及個案的性質,教協形容是次司法覆核是另一次對教育界的政治迫害和批鬥,教協作為教師工會必定全力抵抗,與教師同行。教協正與律師商討下一步行動,包括考慮介入是次司法覆核。過去一年多,建制派發動針對教師的批鬥和投訴,多位教師僅因在網上發表個人感受和言論而被追究甚至被教育局裁定為「專業失當」。教協一直跟進多個被投訴個案,發現教育局處理投訴的過程草率、黑箱作業,曾多次作出不相稱及對事主不公平的裁決。若涉事教師的姓名和校名被公開,除了嚴重侵犯教師的個人私隱,亦是對他們的再一次迫害。自反修例運動以來,有建制派支持者在網上公開部分教師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學校名稱和電話等,並發動網民向學校進行投訴,對教師和學校帶來沉重壓力。若教育局公開已被裁定專業操守失當的教師姓名和校名等資料,可以預見這些資料會被用作批鬥教師和學校的工具。教協正在跟進多宗教師求助個案,部分個案已安排律師協助處理。同時,教協再次呼籲正面對調查的老師向教協權益及投訴部求助,教協作為教師工會必定全力抵抗,與教師同行。...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公布「教協立法會代表來年續任議員問題」調查結果

【新聞稿】2020年9月28日政府以疫情為由取消2020年9月的第六屆立法會換屆選舉,及後宣布由現任議員續任不少於一年,事件引發社會討論立法會議員應否續任。教協反對取消選舉,認為必須盡快重啟立法會選舉,但在應否續任一事上,在權衡輕重下認為民主派議員應繼續在議會監察政府、表達民意,更重要是在議會內阻擋惡法通過。在教育界備受政治壓迫之際,教協理事會認為副會長葉建源作為教育界的議會代表應留在議會,堅守香港人的價值和教育專業。由於社會及教育界對議員應否接受續任安排有不同意見,因此教協於9月14至20日進行為期7天的全體會員電話語音抽樣調查,對象是提供固網電話或流動電話的會員,以了解教育界對續任安排的看法。調查以隨機抽樣的方式進行,共收回3422位教協會員回覆。當中問及是否支持教協的立法會議員葉建源留任一年,共有2053位會員表示「支持」,佔回覆總數達60%;表示「不支持」的會員共1082位,佔回覆總數31.6%;其餘287位會員表示「無意見」。教協理事會認為結果反映會員的意向清晰,相信教育界普遍認同立法會教育界議員應該續任。教協重申理解社會對議員應否接受續任安排有不同意見,但經參考會員調查結果及權衡輕重後,於今晚(9月28日)舉行的理事會常務會議中通過支持副會長葉建源續任立法會議員一年的決定,以在議會內就大小議題繼續為港人發聲,守護教育專業,避免香港的情況迅速惡化。...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初步回應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最後報告新聞稿

【新聞稿】2020年9月22日教協初步回應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最後報告新聞稿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小組)今日向教育局提交最後報告,提出方向性建議。教協對報告部份內容表示擔憂,憂慮教育局可借報告內容加強對通識科的操控,特別是有關教科書送審、教材避免探討新近事件等內容,將加強官方對教學和考試內容的政治審查。另外,雖然小組建議保留通識科必修必考,但同時強烈建議「在落實所有改善措施後…就通識教育科進行效能研究…判定該科作為高中核心科目的地位」。教協形容小組留下了向通識科開刀的尾巴,刀仍懸在通識科的頭上。 教協認同課程檢討需為學生創造空間及機會,提供多元化的選擇和升學出路,教育界亦認同現時中小學課程偏多,多個科目需進行精簡,但建議和措施必須堅持以教育專業主導,不應以政治凌駕教育。教協就報告內有爭議的內容及建議作出初步評論,內容請見附件。...

Continue Reading

關注智障人士宿舍供應嚴重不足問題

2020年9月15日1. 智障人士宿舍至關重要。在香港,有需要的智障兒童就讀特殊學校,可以獲得宿舍服務;離開學校之後,理論上可以進入智障人士宿舍。然而實際上由離開學校宿舍到進入智障人士宿舍,中間有個真空的輪候期,而輪候期越來越長,照顧者在這段時間非常吃力。日前葵涌邨發生的慘案,只是冰山一角。2. 現時中度及嚴重智障人士宿舍的平均輪候時間過長,學生就算16歲起可申請,往往要等十幾年,就算學校可延讀一/兩年,智障人士都要回家等約十年,對照顧者帶來沉重壓力。3. 而且情況不斷惡化,與十年前比較,2009/10年度,嚴重智障人士宿舍的輪候時間為5年半(68.4個月),現在(2018/19年度)已惡化至15年半(185.6個月)!而中度智障人士宿舍同期也由約6年半(79.1個月),惡化至9年半(114.1個月)。4. 同期內,嚴重智障人士宿舍服務名額由3058加到3929,中度智障人士服務名額則由2178加到2658,增加服務名額的幅度遠遠落後於需求,以致輪候時間不斷延長。5. 有特殊學校教師告訴我們,學生在學校讀書,有較完善的配套,例如有物理治療師、護士等,畢業時往往可習得基本的生活技能。但在回家之後,未必所有照顧者具備相關知識和資源,學生情況往往轉差。更重要的是,照顧有需要的智障畢業生,消耗大量體力和心力,也需要其他方面的配套協助,並非每個家庭都能應付。如果無法應付,畢業生的照顧問題便會立刻變成照顧者本身難以承受的問題。很明顯,這些畢業生需要得到即時的銜接,即時的支援。6. 建議:(a) 增加宿位,縮短輪候時間,視此為優先的政策項目。(b) 為目前仍在輪候的家庭提供即時的支援,包括教育、心理諮詢服務,以及向照顧者發放津貼,以便他們獲得及時的協助,令他們的沉重負擔可以得到喘息的機會。...

Continue Reading